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大狼走了
    “有了业障,自然也就……”修行无果,升仙无望。于凝道长不信这绿眸狼妖不知这其中因果。

     “道长不用多说,我知道。”大狼打断于凝道长的话,像是有所避讳。

     是小夭?

     于凝道长会意的点头道:“那贫道也不多说了,而你做错了事情,也该有个担当。”

     大狼眼眸微动:“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小夭尚且中了你们门派的往生符,原本我欲与内丹强行逼符,现在……还是有劳道长了。”这道长还算磊落,大狼也相信自己并未看错人。

     “如此甚好。”

     于凝道长思索下,又道:“我不会与你动手,毕竟,你有伤在身,胜之不武,况且加上师弟有错在先……”

     “但,孽障自生,既有因果相伴!自今日起,自会有道宗门人前来寻仇……”

     “生或者不生,全凭你自己!”

     大狼点头。

     “多谢道长。”

     于凝道长继续苦涩的笑笑:“本该如此,又何须言谢?”

     小灰也赞成。原本想着这道士满腹的不讲理,却没想到……倒是个明事理的,此时放过老大大人,并承诺不会由道长本人出手,老大大人便是不用担心被乘人之危了。额,虽然老大大人倔强得很也并不承认,但是目前的受了重伤的它显然是经不起一击的。

     一番交代完毕,于凝道长才将玉辰道长的尸体收入空间,神色凄然。手足师弟逝去了,他也是难过的。不过,此时再怎么难过也是无用的了,他还是加紧消除些玉辰的留下的孽障吧,省的玉辰黄泉之中吃尽苦头。

     想到孽障,他便是问道:“丫头,愿意跟着我去道宗吗?”

     “道宗?”即使再孤陋寡闻,小夭也是听说过道宗的。原本,类似小夭这种普通人是没有资格去修行的,而现在小夭已经有了普通人所奢望的机会……但是,她又怎么能在这时候离开,大狼因为她而被道宗的门人追杀,她又怎么能去道宗避难?小夭摇摇头。

     大狼呲牙,猛地将小夭推向于凝道长身旁:“你可以走了!”

     “大狼……你……”小夭冷不防大狼会如此猛推她,差点一个扑棱给摔倒在地,她摇摇晃晃的迈出了好几步,这才站稳,回过头却见大狼正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眼眸里什么情绪都没有,如同才相识时的冷漠。

     小夭突的心里就有些慌,她赶紧扬了扬手,唤道:“大狼。”

     大狼未动。

     小夭揉了揉脚:“刚刚我差点摔了,脚踝都疼了。”

     大狼还是未动。

     小夭探手去拉大狼,却被大狼躲过,小夭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自己落空的双手。好一会之后,小夭才涩涩的收回手:“大狼,你这是不要我了么?”

     大狼目光复杂。

     小夭举着手心,道:“大狼,别这样好么?我很难受。”

     大狼并不理会,又似下定决心一般,转过身去刻意回避小夭,也并不看她一眼:“我为了你已经破了孽障了,你就别在我身边拖累我了,成么?”

     小夭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继而又垂下头来小声的道:“我知道我是拖累,我知道我很笨,又不聪明,可是别撵走我好不好?”什么东西都是在得到了之后,失去的时候会最痛苦。在大狼说出要她走之时,小夭觉得心疼得一阵阵的,她似乎在尝试着去抓住什么,但是,怎么却好像怎么都抓不住了。

     “你快走吧。养一个人类,其实是很烦的。”

     大狼语气淡淡的。

     于凝道长心如明镜,道宗毕竟也是名门大派,对于一丘之貉的帮凶,往往也是存着一并除害的念头。就这小丫头如果再留在绿眸狼妖的身边,想来被波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看来,这绿眸狼妖便是想到了这点,所以不肯让这丫头跟着它。

     “走吧。人妖有别。”

     “不。”小夭似快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的稻草一般,拼命的摇头,豆大的眼泪巴拉巴拉的直掉着。不要,真的不要。她不要离开大狼!她心里惶恐极了。即使它是妖又怎么样?她就想跟它在一起的。

     “你不走,我走!若是你不愿意跟着道长,那便自生自灭吧。反正我都自顾不暇了。”

     大狼率先推开门就一跃而起,离开了。

     后面的小灰看着小夭,叹息一声:“你还是跟着道长走吧。”

     小夭眼都哭肿了,尚且不敢相信的道:“居然,你也叫我走么?小灰……我不走,我不走的。”小夭直摇头。

     小灰有些不忍,却也只叹了一口气,道:“因为,你毕竟是个人类。而我们,是狼妖……再说了,老大大人想躲你,你也找不着它的。喂,对了,老大大人,等等我……走那么快干什么!”说罢,小灰也追了出去了。

     小夭傻傻的愣在原地。人类,狼妖……原来,它们一直都是这样想的么?那么,这么多日的愉悦相处,又算什么?是一场梦么?她,是被抛弃了吧。

     第一次,是被爹娘抛弃了。

     而这一次,是被大狼给抛弃了。

     她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彻底的失去了什么。大狼到底如何想,她或许能猜出一分两分。是为了她好,可,这算什么?都不问问她是否愿意,就做了选择了么?爹娘如此,大狼也如此。

     小夭蹲了下来。

     天已大亮了,晨曦的空气很清新,也很冷。小夭抓紧大狼给她的皮毛被子,这才稍微好点。

     于凝道长看得有些不忍,道士原本讲究清修,眼见着这两如同红尘中小儿女一般种种纠缠,倒也令他有些唏嘘不已。原来妖物之中,善类也是有的,它们也是有着人类的情感……只是,就现在状态的小夭是否愿意跟自己走呢?

     于凝道长瞧那蹲着的身形实在萧瑟得厉害,不由得出口安慰:“丫头,它们是为了你好。”

     小夭仰着头看道长:“我知道是为了我好,可是,有问过我的意见么?”

     “走吧。他们已走远了。”

     小夭突的跪下。

     于凝道长慌忙去扶,却听小夭执拗的道:“小夭身上的符咒,就只有劳烦道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