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又一道士出现了
    这道长当下大惊失色,连忙起身而起,扔出几道符咒,却见这符咒道道都自燃而尽!“不好,这是师弟出事了!”

     这道长便是玉辰道长的师兄,法号于凝。眼下,见玉碟已毁,他愁眉紧蹙,深知玉辰凶多吉少,一时心中难过至极,即刻御剑而起,要前去寻玉辰道长的尸体,查出真凶。想到两日前,玉辰曾经跟自己提过一个绿眸狼妖……于凝道长暗自猜道,莫非就是它对玉辰下的毒手?

     用秘术指引,于凝道长很快便找到了玉辰道长出事的地点。

     屏蔽掉自己的气息,于凝道长进入了院落之中。透过木窗正好可以看到一个绿眸狼妖凝神端坐在床榻之上,守着一个小丫头,而自己的师弟玉辰,正闭眼躺在地上,显然已经魂归黄泉多时了!

     他一时怒从心起,顾不得询问来由,飞剑便朝着绿眸狼妖猛地刺去!

     大狼似有感应,眼看那飞剑即将触耳穿脑,便猛地弹起来,躲过了那一击!一旁的小灰看得胆战心惊,如果是自己,想必现在已然中了那飞剑,化作一滩血肉了。

     大狼见来人又是一个道士打扮,心中甚为不耐,也不解释,当下就与于凝道长过起招来。

     小灰看了几招,就还是自觉的站在一边去了……这道士的功力道士不凡,甚至逼得老大大人都只是招架之力。就这级别而言,它上去帮忙也肯定是拖累老大大人。它唯一能做的便是大声的叫道:“喂,讲不讲理啊,一来就拼命,有这样欺负人的道士么?”

     “欺负?”于凝道长冷哼一声:“狡诈妖类,我师弟难道不是你们杀的?”

     大狼眼眸沉了沉:“师弟?”

     “是的。”于凝道长出招越发的凌厉,神色也愤愤然:“你们杀了我师弟,欠下的业障岂能不还?”剑锋朝前,化作万道剑芒,直逼大狼死穴!

     大狼闷吼一声,一股纯净的气息自它的口中而出,竟硬生生的逼退了大多数剑芒!但毕竟剑芒太多,于凝道长的修行又略胜大狼一筹,所以,大狼有些招架不住,冷不防被一剑光挑中肩头,鲜血溅出!偏偏是此时,其他剑芒也随之没入大狼体内,大狼闷哼几声,跌倒在地,显然已然受了严重内伤!

     “真是孽障!还敢抵抗!”于凝道长不欲多言,手中万道剑芒重新凝合一起成为一柄剑。

     “等等!”

     于凝道长置之不理,那柄剑锋直指大狼咽喉处,眼看就要落下。

     小灰大急,化作狼妖形体,扑到大狼面前:“道长可否容我一言!”

     “孽畜多狡诈之徒,你也是害我师弟的元凶之一,你以为,我会容你?笑话!不过是先取了它性命,再取你的罢了。”于凝道长冷笑连连,这孽畜害了师弟的性命,还想来言辞狡辩?

     大狼也是不悦,大声呵斥小灰:“既然是那道士的师兄,想来都是一丘之貉,你何必求他?”

     以往小灰都无不遵从大狼所言,但这次,它并没让步,而是深吸一口气,语气平和:“道长,你收狼妖么?”

     “收狼妖?”于凝道长不明所以。

     小灰指着玉辰道长的尸体道:“他收狼妖。”

     于凝道长一时呆住。早先师弟有所追逐名利,他也是有所耳闻的。想着师弟从小要强,却在选拔关门弟子这一事上让与自己,他也就没有多于追究,却没想到,师弟居然变本加厉达到了这个地步。

     收狼妖,驱使妖物!这明明是邪门歪道才会做的事!

     “我以前便是他收的狼妖,为了给他办事,我杀了很多人。而在他来之前,我同老大大人一样,在山林里简单的修行着……”

     于凝道长闻言越发心绪不宁,暗中怀疑师弟是否真是如此行事。但,他也不甚相信这妖物的片面之词!

     所以,他面色一变,当下断喝道:“住口,死者已矣,不要污蔑我师弟的清白!”不过,他倒是没再动手了。

     “到底是与不是,道长等会便知。”有符咒维系的各种妖物,譬如狐妖,兔妖能在原主死去之后,解除符咒。这点,小灰是相当清楚的,所以它才会如此有底气的对于凝道长说。

     小灰冷然的看着于凝道长,神色正经。

     于凝道长暗暗称奇,这妖物居然也有这般的不作为的姿态?想起刚刚与之交手的绿眸狼妖,于凝道长也只是从它身上嗅到淡薄的血腥气,可见,它的孽障应该是不深的。难道只杀了师弟?

     于凝道长又思忖:这黄褐色眸狼妖,身上的血腥气倒是重些,但显然已经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修行,消除了部分的孽障之缘……

     难道还真的如这妖物所说,真是师弟自作孽不可活?

     又等了片刻,风声大作,树影摇曳如妖魔乱舞。但,就是迟迟不现身。

     大狼暗怀嘲讽的道:“道长如果真想明白真相,还是请自行把气息隐了吧。”

     这点倒是,原本自己的修为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足以震慑大多数妖物了。于凝道正略微尴尬的点点头,将气息掩住。

     风声立刻停止了。

     树影子却越发的明晰了。从暗处陆续走出数十个形容不一的妖物,看上去都十分惧怕于凝道长。这倒也是,想来,刚刚由于于凝道长凝了气息,它们并未察觉他的存在。而现在这些妖物猛然看见一道士,便是一惊了。加之玉辰道长以前并不是善类,所以,妖物们是怕极了道士了。

     于凝道长心里百味交集,莫非,真是师弟做了这些不可饶恕的事情……起初,他还存着替了师弟辩护之心,可是现在……眼前的种种,无不说明,那黄褐色眼狼妖并未有一字谎言。

     这……玉辰道长一时深思起来。

     环顾四周的各种妖物,皆都带着或多或少的血腥之气,有的甚为浓烈,有的淡一些,再想到这其中的因果,于凝道长便是心里发颤。师弟啊,师弟……就这孽障的程度,难怪你会惨死在此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