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小夭,再遇危机(三)
    不,她不要死在这里!

     她知晓,大狼,大狼是不一样的!

     只要找到大狼……她才能彻底的安全!

     此时,找到大狼已成为了小夭坚持下去的信念!

     严重透支体力的小夭在豹子扑来的一瞬间,眼一亮,朝着另一方奔了出去!但,毕竟由于小夭过于虚弱,她这般蓄力的结果,也不过只奔出了一米多的距离而已!而且,手无寸铁的小夭根本无法对豹子造成伤害!

     眼瞅着豹子所扑的地面,一道深如车辙的爪印,小夭明白:如果这一抓是对准了自己的脖子……想必,现在她已然断气了!

     豹子见再一次落空,很是恼怒的喘了几口大气……舔了舔锋利的爪子,它的目光渐渐的暴怒了……

     小夭不敢眨眼的盯着豹子。

     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得清豹子又一次开始弓起身子蓄力了,她想有所行动,可偏偏这时她真的头晕得不行……她只觉得头重脚轻得几乎整个人都快栽下去了。

     “啧,这少年居然能躲过两次豹子的攻击了……”

     “来,我来打赌,这少年绝对撑不过第三次……”

     纵使平时是包子性格的小夭也生出了怒火。要看第三次?她小夭再怎么不济也不只是人家的看点而已!

     小夭不得不再次的暗自蓄力。

     这豹子的再次袭击来的很快,小夭尚且没看清便被一阵子掀倒在地,肩膀上阵阵剧痛,用尽全力弹开之后,才发现原来肉都去了半边。

     “哟,快看,还真的是有点身手的。”

     “要不,我们来赌一下,这少年最后会被这豹子咬死不?”

     “这少年不过是目前逞强而已,看那步伐都不稳了,迟早的事嘛!”

     眼看豹子利牙逼近,腹部已经呈现在眼前,小夭断喝一声就是现在!

     她如同被逼到绝境发疯的疯子一样,猛然就发作起来!豹子不是对准她脖颈么?那她就对准它的肚腹猛踢!

     每一脚都是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豹子冷不防肚子被踢中这么多脚,隐隐的怒吼一声,想要下血口,又被小夭反抗得厉害,根本咬不下去。这犹豫之间,肚腹上阵阵剧痛,最终令它不得不翻下身来。

     小夭大口喘气,浑身是血的爬了起来。她整个人披头散发,瞪着眼,看起来及其凌厉,宛若修罗殿里逃出的索命恶鬼一般。

     这模样,令几个修道者看着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不过,也只一瞬,几人便是甚为炙热的谈论起来。

     “少年怎么看起来好像是被逼急了啊。”

     “瞧瞧这眼神,恨人恨得多带劲。”

     “真精彩。”

     “没白费功夫在这里等着。”

     而那豹子,也终于因为吃痛而有所顾忌了,这下只在边上游走,目光则牢牢的锁定小夭。

     不管怎么说,刚刚那一击,可够这豹子受的!小夭心里明白自己的力道!而这几个修道者,小夭冷冷的瞥了他们一眼。

     修道者们依然浑然不觉的继续笑着。

     小夭一瞬间有些茫然,看看吃痛的豹子,再看看麻木不仁的他们……她捂住的肩膀只有一阵阵的温热感。血腥味充斥着整个鼻腔,她突的觉得好累。就现在这状态,只能葬身这野兽腹中,成为他们的笑料么?

     小夭隐隐的有些失望。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小夭都忘记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曾经能给人温暖的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穷的战乱,干戈,屠杀。人间已经变得不像人间了。弱者得不到相应的同情和保护,真是可笑得令人心悸。

     还能坚持多久?

     小夭自己分明是清楚自己的状态的。

     而她所在的位置是半山腰上,离山崖顶尚且还有着一段距离……就这段距离,小夭明白自己已经没办法上去了。

     自己也没力气了。

     往后一瞧,便是可以看见漂浮的雾气,稀薄的云层。此时看上去竟然带有几分飘逸的美感,像是一种柔软的诱惑,来自梦里的诱惑。

     小夭依稀想起那一日抓住的萤火。那时候自己还曾感叹这萤火的短暂,却没想自己也如同这萤火一般……就一瞬而已。

     不想成为他们看点的死去,那么就不再犹豫!小夭突的转身跳下了山崖。

     不是不想坚持,是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她想找到大狼……她想好好的活。她尽力了。她不愿意被逼迫无奈跳崖而亡,但她更不愿意被猛兽蚀骨被那些修行者看戏!

     无数的风声灌入她的耳廓,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

     她甚至可以听到隐隐的有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这少年居然就这样跳下去了,真没意思!”

     呵呵。

     小夭第一次尝试着冷笑。不过即使到了这种地步,她也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她整个身体如同一块高空跌落的石子,被不断的吹打着,等待着最后的粉身碎骨……小夭索性闭上眼,不去看,也不去想……这样死去,也很好。至少,不必被人家当做猴戏一样的看了……只是爹娘,我没好好活,你不会怪我吧……

     一滴泪顺势就溅出到山崖之下。

     山崖下,白云逐渐散去之处,浓雾中却并不荒凉,各种花色点缀着旷野。

     小夭半睁着眼眸正好可以看见开的十分灿烂的野花。

     不过因为伤重,小夭只迷迷糊糊的瞧了一眼,便眼皮重得睁不开了……她能感到有人抱着她一直在走。而那人的味道不是大狼……

     正因为如此,尚且处于几分昏迷状态中的小夭,仍旧不敢熟睡……

     她,不会死了吧。

     小夭突的想到,这是黄泉么?

     没有河,没有阎王,一片片白茫茫的雾之下尽是野花,好似能把人都藏在里面似得。她突的就呆住了。

     面前的白雾化作一个男子的模样。

     却是她不认识的。

     那男子正冲着她招手。

     小夭略微犹豫便走了前去。可是等她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没有人,什么人都没有。

     就她一个人而已啊。

     不知道为何,她也没有感到害怕。

     她就这样静静的在里面走来走去,纤细的脚,穿过一朵朵花……

     好似,足间生花一般。

     直到有一阵琴声传来……这琴声着实的很好听啊,听着听着她就觉得不由自主的跟着它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