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jlbeNQGdWx"><td id="lxbtizmand"><summary id="qpaowz"><dialog id="XUCPLKE"><col id="umhgsal"></col></dialog></summary></td></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魔女之瞳

     我深深觉得自己此刻很需要一个柯南,先不管为什么醒来能跑进灾难大片现场,至少得有人好心解释一下,为什么赤犬大将会把我夹在腰上啊?!

     明明是躺在床上睡觉的好么?一睁眼就象袋大米被男人夹带着滞留在半空,如此新奇姿势简直要叫我失意体前屈。

     既然‘真相只有一个’,无论谁都好,哪怕是死神体质万年小学生,跑错场景也给我出来吱一声,说说究竟发生什么事喂!

     …………

     然后,大概是察觉到我内心波澜壮阔的吐槽,腰上勒的力道又紧了紧,男人的胳膊微不可察一收,在我一口气没喘上来险些翻白眼的时候,视野里的风景产生流动感…

     文艺点的说法是堕落,现实点也就是从高处跳回地上,ps:我面朝下。

     瞪大眼睛直直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一记尖叫哽在喉咙,因为横在某个腰际导致姿势不对,眼瞅着大地在一瞬间迎面扑来的感觉实在是…

     很有跳楼当事人的惊悚心情,┭┮﹏┭┮。

     一大片平整石板险险停在眼前,其实这当中也不过几秒钟时间,主要是我吓得都糊涂了,只觉得全身所有血液刹那间往脑袋集中,卡得什么都忘记。

     隔了好一会儿,卷在腰上的胳膊松了松,我身体往滑下一些,两只脚绵绵软软踩着地,另外又伸来一手扶住肩膀,让我站直起来。

     视野所见恢复正常角度,我眨了眨眼睛,顺便劫后余生。

     尼玛!这根本是高空极坠运动,而且不带任何防护,吓死爹了有没有?!

     …………

     被生死一线吓得脑子都不好使,除了啥也想不起来,顺便还眼睛有点花,耳朵里也带出嗡嗡杂音。

     隔了不知多久?也或许没有太久,等因为心跳太快带起血液流动过速的不舒适感减退些,又听见乱哄哄的奔跑声由远及近,当中混着士兵的喊声,“萨卡斯基大将!”

     呃?僵直地扭过脸,我愣愣看着飞速靠近的一队海军士兵,没回过神的脑子一时还有些懵,‘萨卡斯基’…谁?

     呃…

     一队海军士兵跑到附近,然后神情非常古怪?

     对上他们的视线,我继续发了几秒钟愣,然后才猛一下反应过来。

     萨卡斯基不就是大将赤犬吗?然后,也就是刚刚把我象袋大米夹着的…呃~现在还扶在我背上这只温度滚烫的手,它的主人。

     回过神的同时一个激灵,甚至没顾上自己两腿还在发软,我提心吊胆想迅速撤离危险地带,一拳融化墙壁的海军大将,一手扶在我背上太特么危险了喂!

     岩浆啊岩浆!等下他没留神我尸骨无存啊摔!

     …………

     脚下一动,紧接着才撤离的那温度迅速追上来,这次它搭在我后肩膀靠近脖子的位置…囧。

     也不知道是两人身高相差有点悬殊还是怎样,总之,身后这位海军大将的手不轻不重落在接近后脖颈的地方,顺便碰到皮肤。

     因为睡衣是没领子那种,现在脖子后边一小片皮肤被碰到,我浑身寒毛直竖,总觉得…带着粗粝茧子的手掌边缘和指腹…依稀仿佛有些磨蹭的感觉。

     简直象被猛兽咬住要害一样。

     我保持着想跑结果被制住的姿势一动不动,发直的两眼看见迎面那群士兵表情也很懵逼,一众原本又是戒备又是肃穆的海军仿佛看到神迹降临,瞪大眼睛下巴堕地,看起来估计和我差不多傻。

     现场变得有些诡异的安静,呃~大概也是我的错觉?总之我大气不敢喘,只生怕不小心后边那位狂性大发不知会干出什么来。

     片刻过后,一阵有别于其它骚动的声音在看不到的后方响起,象是布料撕裂发出的尖利细响,又有某种装满水的气球挤破的古怪钝闷?

     正前方的海军士兵们注意力错开,他们的目光投向后方,随后面色也变得正常起来,先前的惊愕呆滞被警戒重新取代,手中的武器也握得更紧。

     片刻过后,脖子上的温度移开,没了控制,我跟着回过头,抬高视线,和其他人一起看向后边。

     后边…是一片坍塌废墟。

     刚刚因为角度不对,身处半空加上我脑子糊得厉害一时没弄清楚,当然,现在也…这么说吧~我一样没看出废墟是怎么回事,不过从附近稍微熟悉的环境里,我认出塌得没剩多少的小山一样高的碎石瓦砾,实际上是海军将领宿舍楼。

     也就是我暂住的地方。

     然后…这片区域经历天灾*看起来悲惨得很,可是火光,在高空看到的火光,如今站在地上才发现映红天空的光不是海军本部,应该是————

     看方向应该是城镇,乱糟糟的声音大概也是出自那里。

     发生大规模骚乱?

     我眨巴眨巴眼睛,一团乱麻的脑子里总算清理出一件事实:

     海军高级将领宿舍楼毁于一旦,看起来也就没多久前发生,所以,刚刚睡得死沉的我是被救了吧?如果赤犬大将没有及时把我带出来,这时候我性命估计很堪忧。

     呃~

     救命恩人啊~

     想到这点,我偷偷斜觑一眼边上这堵肉墙,眼神里多出点感激来。

     虽然这位大将的行为如同抢救物资一样,但他这是拯救我于水生火热,简直品性高洁不解释!

     …………

     怀着深深的敬仰,我迅速收回视线,接着继续看向废墟上空。

     上边…应该就是造成建筑坍塌的原因。

     此时大概是深夜,海军本部之内照面设施光线之内,高空隐约有两道线影一般急速划动,也正是裂帛般的厉响发源之处。

     速度太快我看不清发生什么,只是,也不必我看清楚,线影交汇错开,瞬间有金属撞击短促声响,连同闪电一般辉芒划过空中。

     应该是战斗。

     我半眯着眼睛,极力想分辨空中线影,眼角余光中,身侧高山仰止般魁梧的肉墙动了动,垂落的手抬高几分,缓慢却不容违逆的遮去视野。

     诶?我一记惊呼含在嘴里,下一秒,眼前…遮蔽物越来越近。

     男人的手掌很宽,掌心纹路深刻单调…被完全遮住之前,我甚至看到掌心纹路,生命线与感情线之间有一颗浅色的痣。

     喂喂喂!我都能看见你的手相了没问题吧?

     生命线感情线事业线深刻又清晰,赤犬大将你的手相不错啊~掌心带痣大权在握…另外就是,你遮住我的眼睛做什么?!我们根本路人一样连认识也不认识吧?

     不得已闭起眼睛,我顿时觉得,这位赤犬大将除了不可理喻之外简直莫名其妙。

     …………

     叫人遮住眼睛什么也看不到,不过听力倒是忽然有些好。

     战斗的声音很快结束,半空什么东西重重掉落,似乎还有淡淡的铁锈味弥散开?

     接着是脚步声,合着仿佛有些耳熟的声音,“萨卡斯基大将。”缓缓走进的脚步声,开口说话的男人声音有几分…古怪意味。

     盖住我的眼睛这海军大将低低应了声,紧接着后方整齐脚步声潮水般涌上来,又分出一部分远去。

     感觉到落在身上的视线变得多起来,甚至眼神里的含意也越发诡异,我不自在的动了动,手抬了抬又放下,本想拍掉眼睛上的手掌…现在似乎又…

     好吧~说实话,其实我挺害怕这位赤犬大将,虽然把我救出来,但是…海军大将赤犬,这位可是印象里极恐怖的人物,我万万不敢做出什么会惹对方不快的举动。

     又等了会,盖着眼睛的手才撤开,我微不可察缓下一口气,眨了眨眼睛,随后看见几米外站着嗯~见过一次的将领。

     脸上带着刀疤,是登门致歉那位,叫什么来着?

     对上我的视线,这位见过却没有自我介绍的将领,他同样打量着我,顿了顿眼神偏移几度,飞快盯了边上的赤犬大将一眼又转回来,目光就显得…兴味十足。

     僵硬几秒钟,我顶着后脑勺铺天盖地的黑线,慢慢,慢慢的偏过脸。

     海军大将赤犬,他正若无其事地走开几步,从不知什么时候站到附近的士兵手中接过…那许是赤犬的侍从官,因为捧着衣物。

     背对我的半果男人将衬衣抖开披到身上,不疾不徐扣扣子。

     我眼角一抽,迅速转回来。

     大将赤犬…我觉得吧~应该是这样的:

     殚精竭虑工作后回宿舍,刚准备休息建筑物忽然出现坍塌迹象,于是,衣服脱一半的海军大将迅速做出反应,毕竟是世界最高战力嘛~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哒~然后还能拨冗想起隔壁住了平民。

     于是就有了被抢救物资的我,刚刚那一幕。

     …………

     再然后,转回来的视线里,站在正前方这位还不知道名字的将领,看样子今晚也是住宿舍休息,一身家常服,手里的刀…

     长刀已经收回刀鞘,气势里的血腥味却显而易见。

     扫了眼隐约带着未尽杀意的人,我躲闪的避开他的注视,小心把目光放到更远些,试图透过围在周围戒备的海军士兵,看向那片废墟。

     那里被很多人挡去,影影绰绰间似乎是在收拾…此时我眯着眼睛看,那边的士兵象是结束行动,几位聚集在某块区域的人…

     顷刻间…

     我瞪大眼睛,只觉得胸口一阵翻搅,肠胃有些痉挛,一时恶心到不行。

     废墟碎石瓦砾当中,略显昏暗灯光盖掉异色,原本不该看出什么,可不幸的是我太…不知好歹。

     士兵们行动结束,平静下来的场景里,收拾成一堆的尸块…就这样被我看见。

     脑子晕了晕,我捂着嘴,脚下一软,向后摔的身体瞬间撞到障碍物,紧接着被扶稳,低沉的陌生的声音有浅薄怒意,“别看!”

     语毕,海军大将又一次开口,这次是冲着不远处,“收拾好它们!”

     反手攥着探过来的胳膊,我努力深呼吸,试图转开脸,僵硬移动的视野,余光中那堆东西…错觉吧?为什么,总觉得,象是那些失去生命的残块淡了一下。

     是的,淡了一下,荡开涟漪一般,墨汁滴入水中,缓缓散开一样。

     背脊窜过一股寒颤,张了张嘴,我用尽力气才喊出声,“快离开!”

     可是迟了。

     有士兵听见呵斥已经急忙上前去,顷刻间异变徒生。

     原本七零八落堆放的残肢烟气般融化在空气里,紧接着,靠近的士兵被无形之物猛一下拖住,或者该形容为‘咬住’,年轻人神色惊惧,手脚在空中划着夸张的弧度,仿佛一具被细线勒紧的木偶。

     有淡淡虚影凭空生出来一般,先是手,接着是身躯,然后下肢,最终是…完整的‘人’。

     随着‘人影’颜色层层勾勒填充,士兵急速脱水一样,以肉眼可见速度枯槁干瘪,惨叫声也虚弱,变成沙哑的嗬嗬声,象破风箱。

     …………

     沙鳄鱼?!

     不,不对!

     虽然有些类似沙鳄鱼发动恶魔果实能力,但一定不是!

     我下意识握紧手,无比惊骇盯着那一幕。

     极可怕的场景,为什么…脑海中竟觉得似曾相识?!

     …………

     仿佛流漾某种魔咒,异变发生时,居然没有人反应过来,或许太快,根本反应不及,也不过转眼间,年轻士兵血肉之躯变成一具枯骨,生命力瞬间消失,或许该说被夺走。

     那可怕的人随意扔开骨骸,慢慢回过身。

     一张年轻、苍白、无比俊美的脸,微直长发披落肩际,墨黑眼睛眸光平静冷漠,带着一股说不清的魔魅煞气,明明是俊秀得毫无瑕疵的人,气势却彷如地狱深渊爬上来的恶鬼。

     看清楚那张脸,我下意识倒吸一口气,陌生人不就是黄猿大将拿给我看的画像上边的脸吗?

     这么说的话,城镇的动/乱不会是黄猿大将动静太大,导致对方警醒后反击,甚至于,干脆直接杀进海军本部…吧?

     …………

     瞬间过后,枪/声大作。

     包围附近的海军士兵们同时举起枪,扣动扳机,子/弹激射而去,然而,男人反而露出微笑,春日里漫步一般缓缓地行走在密集弹/雨中。

     枪/弹攻击没有起到作用,片刻过后,枪/声停止,之前的海军将领再次出手,长刀出鞘,轻细的破风声划破空气,亮如闪电冷光划出弯弧,目标直指那颗俊美头颅。

     男人迎向刀光,脚步微停。

     “是幻影!”我偏过头,在海军大将赤犬先生又一次打算把我提起来这一刻,疾声开口提醒,“实体不在这里。”

     大将赤犬动作一顿,眼帘低垂几分,深不见底的眼睛,默不吭声打量的目光,原本的冷峻里带出无法辨认的含意。

     我试图摆出诚恳表情,极力想打消对方的怀疑,因为…我知道现在开口时机不对,可,已经顾不了许多,既然攻击无效,所有人都会有危险。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判断,但是,我很肯定。

     黑发的陌生男人是虚影,他不是那些感染的异变者,而是,或者该说,感染后的变异者是低一等型态,而方才那男人的行为,才是…异生物的行为。

     吸食士兵生命那一幕,我一定曾经在哪里见过!

     …………

     赤犬大将面无表情,嘴角抿得更严苛,转瞬间他瞥开视线,目光一凝,气势徒然凌厉。

     我只觉得眼角划过什么,空气晃动一样,霎时间,恐怖感从脊髓冒起,彷如尖利刀刃细细切开血肉,有东西毫无预兆逼到极靠近的地方。

     下意识僵了僵,喉咙被一块万年寒冰贴住似的,冷到骨子里。

     身体温度与所有力气都沿着搭在喉咙处的冰冷倾泻而出,我的视野飞快变得模糊,传到耳朵里的声音变得忽远忽近。

     眼角余光觑见…一双眼睛,目光如同看待蝼蚁。

     “原来是你这废物。”

     柔和如春风拂面的音色,语调里透出蔑视与高高在上,“居然没死?”

     …………

     咫尺间,赤犬大将一言不发地发动恶魔果实能力。

     金红岩浆,焚身高热…

     扣在咽喉的冷意消失,险些吃掉我的命那凶物闷哼一声身形闪开,随即被斜地里无声劈来的刀锋逼得退到更远些。

     赤犬大将褪去元素化,拿掉我喉咙上附着的融化得剩下半截腕骨的爪,扔开它,眼神放低少许,似乎皱了皱眉才沉声说道,“退远些。”

     口气象是呵斥,接着却一把拎高我往后边士兵那里一扔。

     然后,我浑身无力被架着飞速退到战局外,被一层层海军士兵们围在中心。

     远处开战,一时打得非常呃~激烈。

     很快,持刀的将领抽身而退,留下赤犬大将独自应战,收刀入鞘,那将领转身折回,我听见士兵们称他,“道伯曼中将。”

     低声回应之后,这位道伯曼中将走到附近,站定后视线放在岩浆激射的那处,神情微冷,开口的语气却显得缓和,“安娜夫人知道是幻影?”

     深吸几口气,我慢慢转回目光,视线对上海军中将眼角余光里的审视,张了张嘴…脑海深处翻腾的碎裂画面蓦地变为惊涛骇浪。

     瞬间淹没意识。

     视野先是白茫茫一片,我觉得掉落无尽深渊那样,整个人一直一直往下沉。

     漫无边际疾卷的画面掠过,似是某道屏障或者枷锁瞬间粉碎,埋在意识最深处的某些东西,不怀好意蠢蠢欲动的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