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魔女之瞳

     用了一点时间消化完下属的报告内容,大将黄猿的头一反应是眼角默默一抽,几乎不经大脑的就问了出来,“耶~该不会是鬼蜘蛛去海军军校了?”

     “哈?”属下表情一呆,“鬼蜘蛛中将大人?”

     “耶耶~没什么。”发问之后立刻回神的黄猿大将忍不住抬手扶额,瞧瞧这闹得,近些天安娜夫人和鬼蜘蛛两个碰一起就出现的化学反应,让他都…产生条件反射了,真真是叫人哭笑不得。

     片刻之后,放开揉搓额角的手,黄猿撩高眼皮,看了眼候在原地的下属,想了想,沉声道,“详细说一遍经过,另外,谁的人带走她。”

     “遵命,波鲁萨利诺大将。”闻言,属下神色微整,停顿几秒钟,似乎是打腹稿,接着才开口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做出报告:

     今早七点四十五分,安娜夫人准时抵达海军军校。

     五分钟后,海军本部,负责城镇防御部队,隶属斯托洛贝里中将麾下,第六纵队抵达海军军校医疗科试图带走安娜夫人。

     发现异状,安娜夫人身边隐匿的保护人员立刻上前交涉,得到的回复是:

     两小时前,马林弗德城镇酒寮街与商业区之间,晨起居民报告一处巷角为命案现场,巡逻队赶赴发现一人昏迷不醒,一人神智极度惊恐。

     昏迷者就近送入海军医院,随后身份确认,海军军校二年纪首席生,伊泽。

     惊吓过度者为花街女郎。

     现场地面墙壁,两位幸存者身上,均带有大量喷射状血迹,找不到受害者尸体,现场却留有保存完整的女性衣物。

     经辨认,衣物属于海军本部医院离职护士,多洛莉丝。

     花街女郎对外界反应迟钝,询问后只说,‘黑发女人吃人。’,经过安抚稍稍缓和,才道出另外一件线索,伊泽与她途径那处位置,瞥见巷子深处时提到里边的人,说了个名字,‘安娜。’

     花街女郎证实,案发时间在后半夜接近凌晨时分,她惊惧过度昏迷,醒来呼救惊动附近居民,再过不久海军赶到。

     斯托洛贝里中将麾下第六纵队队员根据口供前来,意为带走安娜夫人协助事件调查。

     大将黄猿麾下受命保护安娜夫人的人员与之交涉未果,之后保护安娜夫人一同前往斯托洛贝里中将驻区,并接通电话蜗牛将情况上报。

     …………

     听完经过,黄猿皱了皱眉,随即起身,“耶~那就我去一趟吧~”

     命案多半与那夫人无关,花街女郎的证词说明不了什么,伊泽道出的名字,等昏迷的人苏醒后进一步确认就能水落石出,只是惊动隐匿附近的保护者,这件事处理起来颇棘手。

     说不得他只能出面一次。

     亲自过去,拿个理由搪塞,以确保往后那夫人身边的保护人员行动顺利。

     安娜,她身边藏的人直属黄猿麾下,当然,那不是什么两人私情导致的公器私用,而是不久前黄猿下的军令。

     海军大将,黄猿波鲁萨利诺直属部队,一个月前开始依照命令,挑选精英组成行动组保护原海军本部医院护士,现海军军校医疗室医务人员,安娜。

     大将黄猿签署军令,并将其收入海军大将权限内最高级别机密档案库,内容为:

     安娜夫人在马林弗德时,不干扰正常生活情况下,秘密保护她的人身安全。

     保护特定人员的命令,并非大将黄猿首开先例,它是海军针对军属及其某些特殊事件当中相关人士的一项保护措施。

     大海贼时代开始,世界局势动荡不安,因个人仇怨报复无辜平民之事屡见不鲜,更有无耻海贼肆意杀害海军的亲人宣泄恨意,海军经历许多预料外的牺牲后痛定思痛,保护措施很快出台。

     保护计划的目标是海军家属亲人,与某些不在海军阵营却因合作导致生命受到威胁的人士。

     家人安全得到保障,海军将官军士才没有后顾之忧;而那些与海军合作的人,性命无虑,就不会因为各种意外随时反悔。

     保护项目一旦产生,军令下达后,目标人物甚至可以依照情况为其安排新的身份,离开原居住地前往更为稳妥的岛屿秘密隐居。

     大多数海军家属是受益者,虽然离开亲人两地分居,但也好过一时疏忽令得双方半生痛苦。

     海军阵营经历过太多类似惨剧,大海贼时代揭幕,命丧海贼之手的军属较之历年也达到高峰,最著名的一件就是原海军大将,黑腕泽法的妻儿死于海贼报复。

     那场悲剧使得他们海军将领的引路人心灰意冷痛苦万分,进而令海军阵营失去磐石砥柱,也促使‘保护计划’最终出台。

     安娜,她的孩子娜娜,万物之音聆听者,大将黄猿重之又重的未来新芽,小姑娘母亲的安危,自然也必须慎之又慎。

     他签署军令,将那夫人列为保护对象,只是那项措施目前为止越少人知道越好。

     越少人知道,安全系数也越高。

     秘密一旦泄露,连锁反应会引得那夫人身边充满窥视,她的孩子也将备受瞩目,届时,小姑娘的成长道路会出现更多波折。

     甚至…海军阵营有万物之音的聆听者,这件事传到外界知道,觊觎和垂涎,甚至恶意嫉妒,重重阴谋必然接踵而至。

     觊觎小姑娘的资质,那部分人会千方百计试图将人带离海军阵营。

     恶意嫉妒者,却会想方设法针对那孩子,目的是毁掉她。

     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

     供职海军本部多年,他看透黑暗面,阴谋诡计里打滚,更是熟知那些下/流手段。

     所以,大将黄猿从不会愚蠢到心存侥幸。

     …………

     电光火石间心念飞转,他绕出办公位置,不疾不徐往出口走,一边走,一边止不住想摇头。

     到底是哪里有古怪地方,黄猿大将真真百思不得其解。

     那夫人在马林弗德生活十几年都平安顺遂,怎么…这短短时间里,她身边的意外加起来能编演一部跌宕起伏的话剧呢?

     究竟是那夫人不对,还是海军本部和她有关联的将领不对?亦或者…那夫人只有碰到他们海军将领的时候才会身边杀戮频繁?

     叹完气,黄猿瞥了眼身后的下属,又低声笑道,“耶~你去见斯托洛贝里中将,就说…”

     听得他的措词,下属面色一阵诡异,“波鲁萨利诺大将…”吞吞吐吐半天话都说不利索,“可是…按照您的说辞,那种事…”

     “耶耶~没关系。”黄猿笑了笑,他身边这个下属是心腹,所以他也随便了些,交代对方拿‘安娜是他秘密情人’这种借口去敷衍斯托洛贝里中将,总好过坦诚保护计划,而让小姑娘太早受到瞩目的好。

     一滩水搅浑了,才虚实难辨嚒~

     更何况…他原本就对那夫人…心思不纯。

     …………

     爽快的做出决定,之后大将黄猿无视心腹满脸被坑了个爹的表情,自顾自拿手指研搓下颌,顺便笑得暗藏诡异,“相信安娜夫人不会介意。”

     他可是在保护那小姑娘啊~用的还是他,大将黄猿的名声呢~

     如果能假戏真做那就更好,虽然以目前看来为时尚早,不过未雨绸缪嚒~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不是吗?

     …………

     堪堪走到办公室门口,黄猿的身形又忽地停顿,视线落在办公室门上,面色如常只是嘴角笑意淡开少许,“耶~稀客。”

     他话音落下,守在室外的卫兵随后扬声通报,“青雉大将来访,波鲁萨利诺大将。”

     “耶~”偏过脸,冲着下属抬抬下巴,等收到示意的心腹领命离开办公室,黄猿又在原地站立几秒钟才施施然返回。

     青雉,库赞。

     这种一大早上班就来拜访的举动,还真是…耐人寻味。

     踱到办公室一角待客沙发那里,黄猿沉身入座,一双手搭成尖塔状,好整以暇等着访客出现。

     …………

     不多时,片刻前闭阖的门扉又一次打开,青雉库赞慢慢吞吞走进来。

     “啊啦啦~没泡茶吗?”顶着一脸散漫神色摔进黄猿对面的位置,懒散的大将撩高眼皮,含含糊糊说完就打个哈欠。

     “早餐还没完全消化呢~”哧哼一声,黄猿也懒得说什么拐弯抹角的话,开口切入正题,“耶~库赞你长话短说啊~我还有急事。”

     黄猿大将当然知道,同僚肯定不是上门来喝茶,虽说常常偷闲在将领会议上瞌睡,库赞却也不是真的无所事事的人,海军大将的责任,青雉库赞从未有失职之处。

     所以啊~类似‘今天刮什么风?’那种只在工作之余的漫无边际寒暄,大将黄猿此刻就能免则免,他是真有急事要去斯托洛贝里那边啊~

     让心腹先行一步,他也得尽快过去,省得交代的话没人肯信,他亲自出面,那夫人也可以在最快时间得到自由。

     她瘦瘦弱弱怕生胆小,审讯室那种地方哪里是她待得久的?

     万一那帮子审讯人员态度凶恶吓着她,让她又象那晚旧伤复发怎么办?

     想到那夫人满身淤痕躺在医疗部里昏迷不醒的样子,黄猿改了改坐姿,耐性随即又减少几分,只是抬眼间却见对面沙发上的同僚古怪得沉默。

     青雉大将的气息懒散依旧,眼神里带着…仿佛是有为难事的愁绪。

     眼神微微一闪,黄猿却也没开口,保持洗耳恭听的模样,静静等着。

     …………

     两位同军衔的大将半晌无言。

     又隔了会,青雉抬手筢筢头发,犹豫的开口,“医疗部没有他们长官格雷戈的消息,那些重度感染者也…”

     “你找格雷戈?”黄猿眉骨一跳,看向同僚的目光顿时带出几丝揣测,想了想,忽的又醒悟,“伊泽?海军医院传了坏消息给你?”

     伊泽,海军军校二年级首席生,今早意外事件里昏迷不醒的当事人之一,方才,黄猿还听下属报告说人送进海军医院救治…

     青雉库赞会来找他,又提到重度感染者?

     心思急转,片刻过后,黄猿眯起眼睛,一时竟怔住,“他受到感染?”

     也只能这样理解了不是吗?

     仅仅昏迷不醒,青雉可不会出面又莫名其妙提到感染者。

     伊泽那小鬼是青雉早年一位旧识的孩子,那位阵亡将领生前与库赞交情颇深,失去父亲,母亲又再次结婚重新开始生活,伊泽就送到库赞身边,由专人抚养教导。

     海军本部里类似情况的孩子很多,黄猿当然知道,因为他自己身边看着长大的后辈战桃丸,不也是相似的情况吗?

     只是没想到会出现这样波折。

     不请自来的同僚,怕是为着来求助。

     科学部秘密试验场内诡异好转的重度感染者,详细情况并未通报,海军高层将领们却也清楚,重度感染者们正在康复。

     伊泽是新的感染者,那么,青雉势必首先想到来科学部。

     只是…未查明的病毒难道不是塞什尔岛上特定区域才存在?如果马林弗德产生新的感染者,那后果将是何等可怕!

     因为那样,先前结论就会推翻,海军将无法准确判断马林弗德岛屿范围内,哪部分人被感染。

     …………

     一早来上班坏消息就接踵而至,黄猿大将顿时很忧郁。

     短暂的静默后,青雉库赞重新开口,打碎了他尚存的几丝侥幸心理,“伊泽的情况,是海军医院的斯托克斯医生做出诊断。”

     “耶~可真是糟糕啊~”先叹了口气,黄猿才在同僚略显期待的眼神里继续说道,“尽快把那小鬼送到科学部来。”

     海军本部医院,外科首席医师斯托克斯,前段时间本部戒严期间,斯托克斯参与过针对异变的研究与诊治行动,对那种病毒引发的症状颇熟悉,出现误诊的概率自然是极小。

     既然确定感染,伊泽当然要送到科学部。

     不过…想了想,黄猿的视线抬高几分,决定先让同僚有些心理准备,“科学部没有精确的治疗方案。”

     那小鬼或许最后能痊愈,但是期间出现任何变化,科学部却无法掌控,因为…如今,伊泽和重度感染者情况不一样。

     重度感染者好转之前,身体败坏到接近临界点,离死亡一步之遥,是否确实因霸王色而开始康复,亦或者那根本是人体免疫系统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产生反应,真相不得而知。

     科学部无法对此情况进行精确实验得出数据结论。

     娜娜也…觉醒之后,小姑娘因为精神不稳定,她的霸气暂时进入休眠期。

     这么说吧~伊泽送到科学部,他就必须自己挣扎一段时期。

     当然,这种事,黄猿大将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同僚解释,没奈何只好含糊其辞。

     …………

     青雉库赞沉默一会儿,眉梢挑了挑,“没有精确方案,最后却能性命无虑?”

     得到黄猿的眼神肯定后又耸耸肩,恢复了懒懒散散的表情,“啊啦啦~过程曲折,结果却是好的,波鲁萨利诺你用词习惯还是这样拐弯抹角。”

     “耶~尊重实证是必须的谨慎态度。”黄猿摊了摊手,他身为科学部最高指挥官,哪里能连正确心态都没有呢?他和青雉两人共事多年,双方了解甚深,有些事自然也不用说得太清楚。

     达成共识,两个海军大将就各自松懈了点,一个摸出口袋里睡得鼻涕泡泡直冒的电话蜗牛,用它下令让海军医院那边直接把人送过来,一个动手折腾茶盘,开始打理迟到的招待客人的茶水。

     片刻过后,青雉结束通话,黄猿恰好将茶盏推到同僚面前,等懒散的大将拿起杯子,他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又将茶盏凑近嘴边呷一口,随即垂下眼帘。

     青雉带来的坏消息,让黄猿改变主意留在办公室等新的感染者送来,至于斯托洛贝里那边,他相信,他的心腹过去,即使配合调查,海军审讯那套,也没有哪个没眼色的敢用到那夫人身上。

     之所以说要‘配合调查’,是因为刚刚同僚给的消息,出现新的感染者,令得今早那桩命案的严重程度瞬间升级。

     此刻别说是大将黄猿出面,就算他们海军本部战国元帅,也没有权力立刻保释那夫人,除非她有完美的无法推翻的不在场证据。

     而昨晚后半夜,那夫人不巧独自在海军将领宿舍,她的女儿娜娜,科学部人员行踪记录表记载,娜娜昨夜一整晚的行踪与那夫人没有重合。

     所以,黄猿大将真真是替那夫人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把所有意外整理成卷宗,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她的情况异常诡谲,简直堪称突发状况磁石,说她无辜谁信呢?

     可偏偏她确实无辜。

     要不是黄猿了解那夫人的真实情况,他也会第一时间将她定为可疑分子。

     即使调查结果显示与她无关,相信也…难免觉得那夫人诡异得很。

     因为实在太过巧合,近段时间,桩桩件件意外事故,或直接或间接,都必定与那夫人扯得上某种联系,这已经不是她运气不好能解释得通。

     也更不可能是海军本部与那夫人气场不合的问题。

     这种诡异情况放到全世界都罕见,当中,一定存在什么暂时无法得知的原因。

     …………

     安安静静的气氛延续好一会儿,黄猿大将放缓速度,慢慢喝干茶水,又转手拿起提梁壶重新斟满,顺势为同僚加一杯,两人目光碰了碰复又错开,却也没谁说话。

     拈起手中小小茶盏,才将它送到唇边,接着黄猿大将听见办公室门外,去而复返的下属急匆匆的求见声,“波鲁萨利诺大将!”

     “耶~怎么?”手中动作一顿,黄猿偏过脸。

     他开口之后办公室门就打开,先前领命而去的心腹站在外边,神色…

     打量下属一眼,黄猿大将眉梢微微一动,顿时觉得颇诡异,他这心腹一脸梦游,如同看到海王类在天上飞的表情实在是…

     间隔少许时间,眼瞅着下属暂时醒不过来,黄猿就曼声开口,“耶~事情办好了?”

     一边发问,黄猿大将一边在心里默默惊讶,要知道,斯托洛贝里可不是他派系的人,哪里好说话到他的心腹出面就利落解决问题?

     “啊~波鲁萨利诺大将…”回过神的下属怔怔抬高眼睛,语调梦呓一样,“萨卡斯基大将亲自致电斯托洛贝里中将麾下第六纵队。”

     不久前才被坑了个爹的下属,此刻露出看到海王类飞天的苦逼表情,“赤犬大将出面证实,安娜夫人一直在卧室里,命案发生时她在床上。”

     …………

     噗————青雉库赞瞬间喷了茶。

     “………”大将黄猿眉梢顿时剧烈抽搐,简直无言以对。

     在卧室里,在床上…他究竟是应该先唾弃他那同僚,大将赤犬的用词不当呢?还是应该先同情一下,被证实无辜顺便直接抹黑名誉的安娜呢?

     萨卡斯基的证词简直…作为海军大将,即使不动用见闻色,他们五感也极度敏锐,一墙之隔的存在,就算不特别留意也无所遁形。

     萨卡斯基出面证实,后半夜住他隔壁那夫人未曾消失,是无法反驳的时间证据。

     可是…萨卡斯基的用意真是耐人寻味啊~

     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

     青雉库赞一口茶喷得下雨似的,顺便又开始咳嗽。

     难得失态的大将咳得面红耳赤,险些失手摔了茶盏,好半天才稍稍平复些,赶忙把杯子搁在茶几上,一边抬手拍胸口顺气,一边磕磕巴巴的说道,“啊啦啦~萨卡斯基?没弄错吧?”

     “耶~我还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呢~”黄猿大将抬手扶额,没好气冲着同僚冷哼,“好了好了,库赞你想笑就笑,忍着做什么。”

     这样挤眉弄眼,同僚心里的吐槽肯定波澜壮阔,他哪里不知道。

     果然,他话音落下,青雉就拍桌大笑,“波鲁萨利诺你…你和萨卡斯基…还有鬼蜘蛛…”

     懒散的大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良久,笑声稍稍停些又边咳嗽边说,“那位夫人,她的运气真是叫我不知该怎么说啊~”

     “耶~也不是没有好处啊~至少今天以后,安娜夫人再不必为任何流言烦恼了,真是…”遗憾…黄猿哼笑一声,眯了眯眼睛,不悦的情绪转瞬即逝。

     是的,今日开始,海军本部不会再出现任何关于那夫人的流言。

     因为搅进去一员中将两位大将,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就算是世界第一美人,也不会一口气迷得一个中将两个大将神魂颠倒,更别说,鬼蜘蛛,萨卡斯基,还有他,三个人往日里在女人方面的口味也没有相似之处。

     萨卡斯基的手段一如既往,干脆又厉害。

     他们的赤犬大将啊~真是…闷不吭声就能吓死人。

     故意拿蒙昧不清的说辞作证,实际上却彻底解决近段时间围在安娜身边的流言蜚语,护着那夫人又不肯叫她发现,萨卡斯基究竟和她有什么…往事呢?

     真是奇怪。

     依照萨卡斯基的表现,黄猿相信,他那同僚和安娜夫人之间确实存在旧事,只不过,他怎么都查不到,那夫人的经历一清二楚,唯一模糊那一年,萨卡斯基的行踪却有案可查。

     两个人无论怎么算都不存在交集。

     真真奇了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