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jlbeNQGdWx"><td id="lxbtizmand"><summary id="qpaowz"><dialog id="XUCPLKE"><col id="umhgsal"></col></dialog></summary></td></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魔女之瞳

     海军医院送来新的感染者,消息传到的时候,不巧,娜娜刚开始吃点心。

     然后,年轻的小姑娘就被噎着了。

     …………

     食物不小心跑进气管,娜娜捂着嘴咳嗽咳得惊天动地,顺便叫边上和她一起分着吃点心的战桃丸队长吓了一跳,赶忙过来伸手给她拍背,“诶诶~娜娜你慢点——”

     花了好一会儿才喘匀了气,娜娜扁了扁嘴,“伊泽?怎么会是他?”

     之所以问得没头没脑,是因为感染范围怎么也扩散不到海军本部军校去才对,科学部收集的数据报告显示,感染者均为当时前往塞什尔岛的舰队驻军。

     并且,事件应该告一段落。

     如今出现新的感染者,且是根本没有途径接近感染源的无关人。

     想了想,娜娜和战桃丸队长目光一碰,神色同时沉重下来。

     伊泽是海军军校二年级首席,那男生打从入学就对娜娜冷嘲热讽,两人简直快积怨成仇…虽说她提前进入科学部,那点纠葛不了了之,娜娜对伊泽的印象还是不怎么样。

     和战桃丸队长熟悉以后,娜娜听说,伊泽和战桃丸队长同样不太对付,详细情况不是很清楚,可娜娜却一点也不惊讶,呃~因为她深信…伊泽那种精英分子眼高于顶,大概跟谁都合不来。

     但是,即使有点恩怨,忽然听到这种消息,娜娜的心情还是有些不知该怎么形容。

     …………

     “伊泽已经送到科学部秘密试验场。”因为感染者两人都认识,战桃丸队长的语气带出些阴郁,“受感染这件事应该不是误传。”

     停顿片刻,年轻男孩子就站起来,闷声开口,“我去问一问,娜娜你呢?”

     “嗯~我也回办公室,相信很快要开始忙碌起来呢~”娜娜跟着起身,有点惋惜的瞥了眼还在冒热气的点心罐子和匣子,心里嘤嘤嘤几声。

     妈妈满满的爱心呢~吃起来香喷喷的,早上特意煮给她的…这一忙不知要到什么时候,凉掉了真是可惜嘤嘤嘤~

     还有战桃丸队长的份呢~妈妈交代她要分给战桃丸队长吃,免得被人发现她特殊了然后各种侧目。

     虽然妈妈不知道,她的点心时间,大将黄猿默许了没人敢说什么…分给战桃丸队长也没什么,反正原本点心的分量,妈妈就多煮了很多。

     但是,战桃丸队长吃东西还边接电话,连累今天点心时间中断,一边往外走,一边心情越发忧郁的娜娜很快决定————明天开始分好点心罐子,各自吃各自的好了嗯!

     妈妈的观点是‘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娜娜深表同意。

     …………

     和往常一样,每天上午十点一刻,那只小企鹅造型的闹钟一响,娜娜手上的事情也能告一段落,时间掐得准,她打小就养成习惯,做事有计划,又有规律。

     今天也一样,预计时间内完成各项杂务,然后,准时准点享受点心。

     娜娜往日里没这么娇惯,只是近段时间…确切的说应该是大将黄猿下令她时刻跟随开始,三餐外,她常常饿得抓心挠肺。

     因为卡路里流失太快,(╥╯^╰╥)。

     科学部最高指挥官,大将黄猿是个非常非常…娜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大概就是妈妈说的那种,美其名曰‘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实际上根本就是‘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牲口使’的剥削者。

     从生物组调到黄猿大将身边,科学部里边说什么的都有,娜娜不高兴,可她也知道,有些事解释没有用,因为旁人不需要听当事人的辩白,人们只会相信自己的见解。

     辩论是死循环。

     妈妈很早就说过,不是‘认真’你就输了,而是‘愤怒’你就输了。

     所以,娜娜从不辩解,白痴蠢材不是她的亲人,她没必要在意无关紧要的人怎么想。

     那些窃窃私语和别有深意的打量,娜娜很快学会又一次彻底无视。

     调到最高指挥官身边,或许别人看来是荣幸之至从此前程似锦,可是对娜娜来说,这些天简直就是要叫人皮都脱掉一层的劳累。

     除了各种意料之中意料之外的杂事,办公文件堆得山一样高,无数叫人招架不住的突发情况…

     职位调动后进入黄猿大将办公室,与最高指挥官原有的副官们和亲卫部队相处一段时间,娜娜才赫然明白,海军大将身边需要很多人随时候命的理由。

     因为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科学部的,行动部队的,还有些目前她尚未有资格接触的机密事务,一项项处理下来,每个人都险些要分/身乏术有没有?

     …………

     绞尽脑汁应对繁杂事务,娜娜觉得她这些天脑子已经不太够用,另外还有专门为她安排的训练。

     训练是在秘密情况下进行,由黄猿大将亲自上场。

     刚开始她很是吃了点苦头,因为最高长官下手毫不留情,有几次娜娜甚至觉得自己真正直面死亡。

     可是训练效果非常好,即使黄猿大将不说,娜娜自己也能感觉到力量的增长。

     不过…没几天却叫妈妈发现她带着伤。

     那一刻妈妈的眼神让娜娜又是害怕又是羞愧,她拼了命想变强,真正面对站在巅峰的强者,她才发现自己原来弱小得可耻。

     可是妈妈的眼神…妈妈看到她的伤,那一瞬间的目光…长到十六岁,娜娜还是第一次看见妈妈在她面前流露出恨怒糅杂的神色。

     娜娜老老实实交代了来龙去脉,磕磕巴巴的求原谅,她几乎要发誓不敢再让自己受伤。

     可妈妈说,她发誓没有用。

     第二天妈妈拿了家里养的两盆盆栽让她带到科学部,特别指明放在醒目地方,妈妈没有说用意,娜娜还是乖乖照办。

     第五天,大将黄猿发现了两盆盆栽,并且非常感兴趣询问。

     接着,娜娜就照着妈妈的答案说了,两盆盆栽当中,看起来奄奄一息那盆是因为她每天小心地将植物往上拔一拔,希望它能长得快,不过效果适得其反。

     那之后…她的秘密训练照旧,强度却明显有减低。

     娜娜觉得,或许是黄猿大将猜出了妈妈打的哑谜。

     那个心思诡谲的男人一定知道了什么,要不然听完她的话怎么会笑得…呃~要比喻的话,估计就象以前隔壁邻居养的那只老猫看见鱼,眼睛都发绿光。

     虽然很敬佩自己的最高长官,同时娜娜也非常讨厌他。

     那个男人半点掩饰也没有,明显是对她的妈妈有野心,虽然长官是海军大将,位高权重,又很有本事,但是!娜娜还是不喜欢。

     确切的说,每个对妈妈有企图的男人,娜娜都讨厌得不行。

     简直面目可憎。

     …………

     点心时间中断的那点哀怨,加上不小心扩展联想的各种忧郁,在战桃丸队长打开门一脚还没迈出去,娜娜看见堵外边那道身形的这一刻,顺利酝酿发酵成…炸毛。

     这果断是故意来堵截的对吧对吧?!

     科学部最高指挥官,大将黄猿,也不知怎么就掐准时间出现,等年轻男孩子习惯性侧身让位置给人进入室内,高瘦的男人笑得诡谲,“耶~好香呢~安娜夫人的手艺真是好。”

     听到长官‘又’这么说,娜娜条件反射的想转身去把没来得及收起的点心藏严实。

     结果,她当然第n次失败。

     眼角余光中,她的认知里,面目第一可憎的黄猿大将身形微晃,顷刻间人就出现在桌子边,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抬手就去拿…

     娜娜默默的泪流满面,那匣子点心分几层,黄猿大将拿的是她一个都没舍得吃的嘤嘤嘤~

     胖胖的水晶虾饺,娜娜可喜欢了,因为做法繁琐,妈妈很少弄它,今天还是她馋了好久才得偿所愿,早知道…

     没洗手一点也不讲卫生的黄猿大将拿了虾饺就尝,顺便在娜娜的怒目而视里,晚一步进来的另一人毫不客气走过去,同样伸手————

     喂!娜娜顿时异常愤怒。

     一样高高瘦瘦的头发蓬松象花椰菜的…另一位海军大将,顶着不景气表情,吃东西的速度居然和黄猿大将不相上下。

     …………

     也不过转眼间,一匣子水晶虾饺就被人全部吞下肚。

     眼见两个不要脸男人又把手伸向幸存的食物,回过神,娜娜迅速冲过去,也顾不上海军守则规定的对长官必须保持最高尊敬,抬手就想去抢。

     然后…她输了。

     黄猿大将的动作看似轻描淡写,却精准有效封杀她的攻击。

     手腕翻转间,那男人还游刃有余吃掉仅存的几只海鲜手工卷。

     最后,娜娜抢回剩下半盏浓汤的罐子,(╥╯^╰╥)。

     将它反手塞给跟过来的战桃丸队长,她觉得自己头发都被气得竖起来,“黄猿大将先生!这是我妈妈给、我、的、点、心!”

     “耶~年轻小姑娘不是都很紧张身材吗?”男人的语气有些遗憾,神色却正经,“今天运动不足,热量无处消耗你会胖哦~”

     果然的翻出白眼,娜娜表示她最高长官真无耻,近些天总是趁着点心时间出现,不管她躲到哪里都能找到她,顺便抢走部分妈妈的爱心餐点,科学部最高指挥官…上辈子是饿死的吧?

     原本真的畏惧又敬重科学部最高长官,可是经过这段时间各种抢食行为,娜娜心里,黄猿大将的强者形象一落千丈。

     对妈妈有企图,总是抢妈妈给她的点心,这男人…就算心思慎密运筹帷幄,本质也还是面目可憎啊!

     腹诽完最高长官,顺便就迁怒到另一位海军大将。

     娜娜横一眼过去,随后却见黑色花椰菜青雉大将懒洋洋坐到沙发上,一副吃饱喝足活过来的表情,“啊啦啦~不要皱眉嘛~漂亮的脸变得不好看了哦~”

     …………

     站在原地深呼吸几秒钟,娜娜闭了闭眼睛,重新睁开之后心情也平复下来,面上神色随之进入工作时间的严肃状态。

     不过她没有开口而是细细看了看两位海军大将的表情,接着抿了抿嘴角,脚下微微撤开少许,将空间让出一部分给…战桃丸队长。

     黄猿大将与青雉大将,两人方才行事看似不稳重,不过…即使[听]不到巅峰强者的声音,娜娜也还是能凭借经验判断出来。

     这两位大将并非为着她来,更不是点心,而是战桃丸队长。

     …………

     果然,两位并肩坐在沙发上的海军大将,视线微不可察转向年轻的男孩子。

     娜娜垂下眼睫,等着长官下令她离开,或者开口道明来意。

     …………

     短暂的静默过后,黄猿大将率先开口道,“阿桃,昨晚你和伊泽见过面啊?”

     “是的,老爷子。”年轻男孩子很快回答。

     娜娜惊讶的抬起眼睛,目光放过去的时候却发现男孩子同样在偷偷看她。

     视线一碰,战桃丸队长的脸就红了红,也不知想到什么,不过那点异样很快消失,战桃丸队长眉宇间沉了沉,有些不高兴的样子,“是有些事,伊泽他们和我联系,约了昨晚见面。”

     …………分割线…………

     “见面?”

     “是的,在南星十字。”

     …………

     一边回答自家老爷子的提问,战桃丸一边小心留意身边女孩子的反应,见她神色如常,他先是松了口气,紧接着又有些失望。

     南星十字是夜店,灯红酒绿声色犬马场所,战桃丸不是没去过那种地方,可是叫他当着她的面承认,那种感觉不一样。

     有些忐忑,又有些…纠结,怕她知道,又想看她的反应。

     她神色平淡,他就说不出的失望。

     娜娜知道南星十字是什么地方,战桃丸也知道她其实…不是别人以为的单纯又轻浮的姑娘,她实际上懂得很多,安娜夫人教得好,她性子柔软,却也不是毫无头脑。

     也正是因为渐渐了解,他才明白,她多么…美丽。

     …………

     接着,战桃丸又回答了几个他家老爷子问的事,时间地点,以及当时在场的人,他没什么好隐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当时在场的人,除了伊泽他们带的花街女人,其他人说名字,老爷子也知道。

     都是一起长大的人,知根知底。

     只不过…昨晚不欢而散的理由,战桃丸倒是含糊其辞,大概也知道他和伊泽从小不对付,老爷子和青雉大将也没追问。

     逐一回答完毕,战桃丸看见他家老爷子盯着他看了会,接着又飞快扫了眼他边上的娜娜,眼底的笑意就盛了几分。

     战桃丸的脸红了红,顿时更是不好意思。

     …………

     老爷子很快和青雉大将开始低声交谈,战桃丸略略偏了偏脸,偷偷看了眼边上的女孩子,心思一时叫她带得恍惚了些。

     他和伊泽不对付,昨晚却是因着她才闹得格外不愉快。

     海军里边有很多家庭不完整的孩子,或父母双亡或单亲家庭,很多情况下,海军将官军士的孩子从小就接受训练,作为新生代培养。

     他们和娜娜这样普通人家的孩子不一样,懂事开始就有教官专门教导他们。

     孩子嚒~人数一多就会分出高下。

     战桃丸和伊泽,他们两个背景相似,都是大将的后辈,资质也相差无几,两个人是各自同年纪孩子当中马首是瞻的存在。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战桃丸隐约记得,导/火/索不过几件毫不起眼的小事,只是日积月累,他和伊泽就越来越…类似于彼此不服气一样,总是想分出高低。

     后来,战桃丸因着他家老爷子的缘故连军校都没上直接进入科学部,老爷子的训练手法‘不小心’提前激发他的霸气,明面上他比伊泽走得更远。

     落在后边的伊泽,战桃丸听说伊泽公开宣布要从军校首席毕业,以当年青雉大将为参照,完完全全走标准海军精英将官之路,而不是他这样中途得到特殊对待的跳跃进展。

     对此,战桃丸一笑置之,他到老爷子身边,视野变得更宽,当然不会纠结小时候那点事,更不会计较童年伙伴彼此间一点恩怨。

     遇到娜娜的时候,开始战桃丸和其他人一样觉得不以为然,海军里边对女人的态度都差不多,也不是瞧不起,而是确确实实,女人无论体术资质都差了些。

     海军经年累月征战杀戮,无数人大浪淘沙一样,不可否认,女人真的鲜少站到巅峰。

     不过…娜娜确实不一样。

     他改变了看法,渐渐开始珍重她。

     珍爱又敬重,因为她值得。

     …………

     伊泽,战桃丸开始和娜娜熟悉起来,他就听说她在军校里边的事,不是她说的,而是他同年纪的几个朋友多嘴透了点。

     娜娜很漂亮,她这样的女孩子注意的人很多。

     其中有伊泽。

     海军军校二年级首席,打从娜娜入学就针对她,伊泽的习惯一直这样,小时候开始就霸道,喜欢什么在意什么就不管不顾,得不到就想破坏。

     大概也是暗地里注意娜娜在科学部的事,伊泽亲近的人几次对战桃丸旁敲侧击…

     昨晚干脆约了他,直白宣告要他离她远些。

     战桃丸当然不肯理会,伊泽的做法根本就过分,若是开始和娜娜是恋人,他中途介入就是不顾一起长大的情分,可根本没那回事。

     娜娜在军校里被他们冷嘲热讽时刻针对,战桃丸知道,一年级开始,伊泽明里暗里逗弄欺负一个不是他们圈子长大的姑娘,那件事颇有些人传。

     更何况,伊泽的作风,战桃丸也看不上,即使当初他对娜娜还没有想法,他也觉得伊泽过分。

     时刻针对又打压,给别人的成长道路制造无数小障碍,手段计谋用在一个姑娘身上,只因为对方没有回应从未开口的在意,伊泽的性格一如既往糟糕。

     双方见过面,才坐下没说几句,喝了杯酒,战桃丸就拂袖而去。

     他什么都懒得说,就让伊泽觉得他横刀夺爱好了,因为知道内情其他几个熟人,话里话外劝的反而不是他而是伊泽。

     是非曲直,每个人心里都明白。

     …………

     回想昨晚发生的事,和它的来龙去脉,最后,战桃丸无声了叹了口气。

     他和伊泽有恩怨,听闻他成为感染者,他却一样担心。

     无论如何,他们一起长大。

     不知名病毒感染的详情,战桃丸身处其间当然明白,也正因为清楚。

     伊泽的情况,此时此刻,叫他担心。

     …………

     不知不觉时间过去,老爷子和青雉大将的谈话进入尾声,战桃丸也收敛心思,嘴角抿紧。

     娜娜在他边上,和往常一样,不动也不言语,他偷觑一眼,发现她眉心里沉着些复杂思绪,浅浅的忧虑和若有所思。

     又等了会,战桃丸听见他家老爷子开口,“耶~你们去格雷戈那边————咦?”话说道中途忽的停下来,视线错开几分看向门的方向。

     战桃丸跟着略略侧首,下一秒,他身边的女孩子忽然散发出明显愉快的情绪,也不说话,转身就朝着关着的门那边跑。

     “娜娜?”战桃丸小声开口喊她。

     随后,她一把拉开门,“妈妈~”声音柔软又甜美,带着很深的撒娇的味道。

     怔了怔,他接着发现她正打算往外冲的身形停顿下来,声音也冷了,“鬼蜘蛛中将。”

     …………

     不多时,来人出现。

     走在前边的正是中将鬼蜘蛛,战桃丸有些诧异,不过没来得及多想,侧身让男人走进室内,娜娜又一头扎进落后些的那夫人怀里。

     “妈妈~”柔柔腻腻叫着,难得一见的娇怯。

     那夫人笑意恬淡,习惯性抬手抱着她,给她挠背,连眼神都不肯分给别人,一时全心全意只看得见她的样子,“宝贝你怎么了?”

     他站在原地等了半晌,那夫人抬了抬视线,“日安。”

     “日安,伯母…呃~”他习惯性回应,又被这夫人的透碧眸子看得脸热,顿了顿,不好意思的改口,“安娜夫人。”

     娜娜埋在这夫人怀里,好半天不肯抬头,最后还是她妈妈见一屋子人盯着她们看才示意她起身。

     战桃丸看了眼不高兴的娜娜,小心挪过去,扯了扯她,让她注意几个将领们。

     之后,他家老爷子开口,问的是鬼蜘蛛中将,“耶~安娜夫人和你过来?”

     “啊~袭击伊泽的找到了。”鬼蜘蛛中将的答案很直白,声音里带出点杀气,“我去斯托洛贝里那边换人。”

     说着停顿几秒钟,音色缓了缓,才接着说道,“顺路,就带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