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jlbeNQGdWx"><td id="lxbtizmand"><summary id="qpaowz"><dialog id="XUCPLKE"><col id="umhgsal"></col></dialog></summary></td></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入宫
    大明北京的皇宫建于永乐年间,至今以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

     张延龄由戴公公领着从侧门进入皇宫大内,张延龄行走在五百多面前大明弘治时期的皇宫大内,有些好奇的不时看向四周的景象。

     现在的紫禁城远没有21世纪时候的恢宏,没有经过后来的数次修缮加高,首先城墙就没有张延龄在游览故宫时候所看到的高,其次保养的也不是很好,张延龄甚至看到有得地方的漆皮都掉落了下来,显得有一些破败。

     快到坤宁宫的时候一个小太监快步迎了上来,先对戴公公施了一个礼,然后开口说道:“建昌伯,你可来了,快一点走,娘娘都快等不急了,宫里马上就要开午膳。”

     听到小太监的话,戴公公对张延龄说道:“伯爷,我们还是快走几步吧。”说着便加快了步伐。

     张延龄也顾不得观赏皇宫大内的景观,反正来日方长,以后还有机会进宫,于是也同样加快了脚步:“我也好久没有见到二姐了。”

     戴公公和张延龄快步走入坤宁宫的正殿,很快就看到端坐在宫殿里的皇后,也就是张延龄的二姐张嫣然。

     “臣建昌伯张延龄拜见娘娘!”

     虽然皇后娘娘是自己嫡亲的二姐,但是礼不可废,好在明朝没有那么多的跪拜礼,张延龄只是冲自己家二姐微微躬了躬身,就算是行礼了。

     “二郎免礼,”皇后空扶了一下,示意张延龄起身,然后又对左右吩咐道:“快给建昌伯搬把椅子来。”

     “是!”随着张嫣然的话落,便有一个宫女搬了一把座椅过来,放在离皇后不远的地方。

     张延龄稍作谦让便坐了下来。张延龄坐下后才想起来刚才匆匆进来,竟然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张金氏。

     张延龄再来的时候,戴公公就早已把自己的母亲来宫内的事情告知了自己,按理说,母亲应该呆在自己二姐的身边,但现在却没有看到,难不成又回去了?

     想到这里张延龄又拱拱手问道:“娘娘,听闻母亲大人,清晨进宫看望娘娘,不知——”

     听到自己家二弟问起母亲,张嫣然深感欣慰,自己的幼弟也终于长大了,会关心人了,要是以往,二郎一见到自己肯定是引经论典先向自己诉说前日被打之事。

     张嫣然欣慰的笑了笑说道:“二郎误急,娘亲和寿儿奶妈,陪着寿儿去院里玩了,稍安勿躁。”

     听到二姐的话,张延龄才想起来,去年九月中旬,二姐诞下了皇家血脉,自己家老爹也是因为皇上喜得皇子才得以被皇上力排众议以国丈的身份进封为寿宁伯。

     而二姐口中的寿儿也就是后来的大明正德皇帝朱厚燳,寿儿只是他的乳名,这也就难怪后来正德皇帝自己册封自己为天下兵马大元帅朱寿,因为人家本来的乳名就是叫——寿。

     张嫣然和幼弟正说着话,张金氏和抱着小正德的奶妈回到了坤宁宫。张延龄赶忙起身向母亲请安,并扶着母亲坐到了自己刚才的座位上。

     张延龄安顿好自己的母亲张金氏,又看向未来的明正德皇帝。

     现在的明武宗朱厚燳还是一个未满一周岁,且没有断奶的小屁孩。

     刚刚学会蹒跚走路的小正德,头顶着一个虎头小帽,一步一挪的向张延龄迈进,张延龄赶忙向前走了几步,把自己家小外甥抱了起来。

     小正德倒是一点也不认生,趴在张延龄的怀里冲他“咯咯咯……”的直笑,惹的二姐直说,生的儿子不跟自己亲反而跟舅舅亲。

     众人嬉闹了一会儿,御膳房的管事就告知午膳已经备好,请大家移步去用膳。然后身为皇后的张嫣然当仁不让的领着大家前去饭桌前坐下。

     张延龄一直以为皇家吃饭就和前世在影视剧里的那样,百八十道菜,满满的摆上好几大桌子,然后由小太监验毒试吃之后,才由皇室成员吃。

     结果却满不是那样,皇家吃饭跟普通的老百姓家中几乎差不多,也是一家人围着饭桌简单的吃着,要说有什么不一样,也就是饭桌略大一些,菜肴略多一些,够不到的菜肴有候在一旁的宫女负责给夹取过来。

     总得来说整顿饭吃的让张延龄感到郁闷不已,习惯了前世在餐桌上嘻嘻哈哈聊天的张延龄,总感觉古人的“食不言”实在是有一点压抑,只好一个劲的拼命往自己嘴里扒拉饭菜,结果却被身为皇后的二姐看得给哭了起来,还以为自己幼弟在宫外吃了好多的苦。

     自家二姐一哭,母亲张金氏赶忙去安慰,张延龄身为人子,臣下也只好停止了继续吃饭。

     至于小正德早已被奶娘抱回屋里去吃奶了,据看管皇子的宫女来报,自己家小外甥吃了一会儿奶就睡着了,还是小孩子好,可以吃饱就睡。

     “我的闺女啊,你不要哭了,你哭的为娘心里也难受啊——”张金氏劝着劝着自己也哭了起来。

     张延龄看着双双抱头痛哭的母亲和二姐,只好说了几个后世的笑话,才引的两人破涕为笑。

     三人又说了会儿话,张延龄又开口问道:“娘娘,怎么刚才午膳没有看到皇上?”

     “皇上每日里批改奏章要好长的时辰才能批改完,等处理完了政务才会回到后宫吃饭。”

     张嫣然说完,本来已经停止的泪水,又再次哗哗哗的趟了下来。也不知是因为自己的夫君没能和自己一起吃饭有所委屈,还是为自己的夫君每日里因为工作的事情无法按时吃饭而伤心。

     张延龄看到自己家二姐又哭了,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嘴巴子,让自己嘴贱又把母仪天下的二姐给惹哭了。

     但是张延龄也从自己二姐的话里听出来,当今皇上的确是任勤政的好皇帝,难怪在后世伪清修的史册里也记载了的弘治时期中兴。

     看到女儿再次哭泣起来,母亲张金氏也陪着再次哭泣起来,张延龄只好再次发挥自己撒泼打滚的特长,才引的母亲和二姐再次破涕为笑,场面也再次轻松了起来。

     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张金氏拉着女儿的手说道:“囡囡,如今你贵为皇后,老身我本不该多事,但是身为人母总的为自己的孩子讨个公道,延儿的事情我也对你说过了,希望你能在皇上哪里讨个说法。”

     “母亲说的是,但是我见二郎如今并无大碍……况且皇上也并不喜欢后宫干政。”

     张嫣然委婉的表示不愿插手张延龄被打的事情,引的张金氏有一些不快:“延儿的事情怎么能算是政事!”

     张延龄见母亲和二姐为自己的事情起了争执,赶忙说道:“母亲,二姐,现如今我也是大明的伯爷了,国子监的事情就由我自己来处理吧。”

     张延龄刚一说完,张金氏就不满的说道:“都一个一个翅膀硬了是不是?别以为你如今封了伯爷,就真成了人物。”说完还不满意剜了张延龄两眼,让张延龄看着直想笑,没想到今世的母亲还有成为表情包的潜力。

     身为皇后的张嫣然也说道:“我差一点给忘了二郎如今也是伯爷了,当初你封伯的时候,我身子还不利落,也没有送什么像样的礼物给你,现在给你补上。”

     说着张嫣然叫到:“戴伴伴。”

     “老奴在,”坤宁宫的主管太监戴公公手持拂尘走了出来。

     “去把皇上的赏赐东珠拿来,赐给建昌伯。”

     “是。”戴公公答应了一声,便领着一个小太监去库房取东珠去了。

     ps:新书求收藏,求推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