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班会课
    正当凌嵩冥思神游的时候,下午最后一节班会课终于来临,全班顿时霍然无声,因为这个班主任可不是那么好讲的!

     “噋噋噋”

     一阵刺人耳鼻的皮鞋声顺风而来,一个秃头胖墩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满脸肥肉的脸上露出一股怒容,“你们忘记看见我之后要干什么了吗?”声言不是很大,但极具震慑力,吓得一个胆小的女生抖落了刚准备的课本。

     霎时间全班同学愣得跟木头似的,一动不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苟震雄,等待他接下来的话题。

     可凌嵩才不把他放在心上,别人惧怕他,凌嵩才不怕,只见他一个响指,冲着苟震雄大声嚷嚷:“不知道,请班主任再说一遍!”

     “哗~~”全班轰动,七十双眼睛齐刷刷地朝凌嵩的位置,这小子,真是要逆天了!

     苟震雄眯着眼睛看了凌嵩一会,对于凌嵩的话却不以为意,“我说过,见到老师之后班长要喊起立,难道你们忘了?”

     我靠,你这死胖子哪里说过了?同学们吃了一惊,这狗屁班主任分明是在整他们,虽然心里极度不屈,但没人敢反驳。班长立即起身,“起立!”

     “老师好!”同学们整齐又大声地喊道。

     苟震雄点了点头,示意同学们坐下之后,装样子咳嗽了一下,庄重道:“好,这学期的第一节班会课现在开始,我有两件事情要宣布,第一,刚才因为班长的不守职务而耽误了几分钟,所以他要受到相应的惩罚,这班长的工作从此撤销,由最后那个角落的同学接任。”

     “不会吧?他……”苟震雄的话刚落下,全班轰动,再次将目光投射到一脸淡然的凌嵩身上,特别是那个班长,眼神之中更是不敢置信,这新的班主任,怎么这样?

     对于这个结果,凌嵩早已知晓,不然也不会这么静静地坐着。不过如果自己当上了班长,不知道该怎么管理班级,这也是凌嵩所要静思的问题。

     “新的班长我已决定是凌嵩,以后他的话就是我的话,他让你们做什么就等于我让你们做什么,如有反抗者,就让我来给他施行特殊教育。”苟震雄用威胁的语气说道。

     “第二件事,就由班长凌嵩来上这节课,以前的班长跟我走!”苟震雄说完,朝凌嵩使了一个眼色,然也不等那个前任班长起身就走出教室门口。

     那个前任班长听了苟震雄的话,脸上顿时惨白,颤颤巍巍的跟丢了魂似的走出教室,伊开等人见了,无奈地摇摇头,在他们看来,这又是增加一名新“成员”的节奏。

     “死咯,这苟雄居然给我来这套!”凌嵩低声喃喃,苟震雄的这一个命令使得对这方面毫无经验的他全身冷汗直流,全班同学的眼睛再一次看向自己,自己除了紧张还是紧张。

     “不管了,老子豁出去了!”凌嵩平定内心的起伏,一鼓作气,既然自己是班长,那就该有班长的样,没有语言能力哪会起带头作用?就算万事开头难,但也得硬着头皮去干。

     所以凌嵩就在同学们惊奇的目光下稳步走向讲台,目光大概地扫过教室各处,然后飘乎不定地找定点落下,这才开口:“同学们,既然这个新的班主任叫我接任班长这一职务,我好像也拒绝不了,所以我会努力当个好班长,带领好我们的班级。”

     台下鸦雀无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怎么会这样?凌嵩焦急万分,手忍不住颤抖起来,他尴尬地笑了笑:“现在我说一下班干的事情,副班长由伊开同学和前任班长邵锋同学担当,其他班干一律不变,大家意见如何?”

     这下子同学们终于有了一点反应:“没意见!”

     “呼”凌嵩暗暗松了一口气,“伊开同学,你觉得怎样?”

     “我以前就是副班长,当然没意见了!”伊开回道。

     “嘻嘻嘻……”台下一片嬉笑声。

     “唔,原来这样啊,真是不好意思!”伊开的回答直教他汗颜,要怪就怪他之前太不关心集体了,一直是一人独来独往,除了知道班长邵锋外其他的班干一概不知,看来以后得好好记住这些名单才行,不然就真的对不起同学们了。

     “班长,我有一个问题,”这时一个穿着红衣服,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的女生喊道,“那个邵锋不是被班主任给炒了么?怎么还让他当班干啊?”

     “这都不懂,班长肯定是让副班长他们辅助他管理班级,毕竟邵锋都当过一年班长,比较有经验。”突然一个洪亮声音响起,说出了凌嵩内心的想法。

     “这位同学说的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凌嵩点点头,忽然觉得自己还不认识这两个同学,急忙翻开座位表,这个红衣女生叫江羽诗,是学习委,而刚才那个洪亮声音的主人,叫李承,是体育委。凌嵩打量了一下他,人高马大,古铜肤色,硕大而又硬梆梆的肌肉,不愧是体育健儿!

     “那个……班长,”一个坐在中间位置的同学叫道,“既然班主任说过你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得做什么,那么你能不能放宽一点,让我们喘口气啊?”

     “对啊对啊,那班主任我一看到他腿都发软,更别说他的管制了。”有了中间位置的这个同学开头,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就是咯,他根本就是在折磨我们,要是按政治课的内容来说的话他早就犯法了。”

     “虽然我们没有被罚,但我隐隐感到我离被罚的时刻不远了,我因为此事都没心思吃下饭。”

     “班长,我们都是同龄人,都有共同的爱好,你应该不忍心看着我们被罚吧?”

     “班长……”

     对于同学们的反应,凌嵩见怪不怪,因为在座的各位,哪一个不是被娇生惯养过?高一的生活他们过得太过逍遥自在,现在突然来一个大逆转,就算是普通的人,也不一定能够接受得了。

     “同学们,你们的心情我理解,我和你们一样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今天早上你们也应该看到了,这个班主任连校长都俾恭俾敬,我们更不能拿他怎么样,所以我们就先听从他的安排,不要被他发现谁谁犯了纪律,不然被惩罚的后果很严重。”凌嵩说道。

     “靠,要不是老妈不肯,我早就转学了,还用得着在这里受这狗屁班主任的晦气!”一臭骂声不大,却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好了好了,知道你们有气憋没处放,但班主任这样做也是为你们好啊,你看看你们以前都不学习的,现在受了他的影响后就变得认真起来,我相信在他的管制下用不了多久我们的“终极差班”的称号就会被抹去,就……呃!”凌嵩刚想继续说下去,突然几十双眼睛寒光一射向他一射,立即顿住。凌嵩不由苦笑:你们以为我不知道那狗熊什么货色啊?我这也是迫于无奈才破天荒地给他献美词,你以为我想啊!

     “但我们也知道自己不是学习的料,不然也不会在这个班了,我们只是混个高中毕业证而已,学不学都无所谓。”同学们继续说道。

     唉,这就是国内的失败教育啊!听到这样的话,凌嵩内心不由发出最衷的感叹,“那好吧,我尽量按照同学们的意愿来办事,不过班主任来检查的时候可就不是我的管辖范围了喔。”

     “噢,班长万岁!”不知道哪个混小子惊天的一叫,使得全班同学跟着一起欢呼,鼓起的掌声比全校师生的还要震撼。

     这可吓呆了我们的班长了,只见他哭笑不得地叫同学们停止鼓掌,“好了好了,不要拍了,我又不是演讲家,干吗这么激动?”

     “哈哈,以后就由班长罩着我们了,我们不用担惊受怕地过日子了……”

     “这小子,原来打这个主意!”凌嵩闻言,差点没摔跤。不过仔细想来,自己真得好好罩着这些学生,最好别让他们被苟震雄利用了,不然后过可就麻烦了。

     同学们喜悦之中,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教室们口,刹那间同学们的表情都定格在那里,整个教室死一般沉寂。凌嵩定睛一看,此人不正是被苟震雄叫出去的前任班长邵锋么?不对,应该是叫副班长了,只见他双眼无神,跟丢了魂魄似的,但脸上痛苦的表情又使得他存在一点生机。他没说话,直直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头趴在桌子上,像是睡觉,又像是在痛哭,身体微微地发抖。

     “发生了什么事了?”邵锋的奇怪表现,不禁令同学们好奇,但没有人敢上前慰问。只有那几十个同学没有露出疑惑的神色,因为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

     “唉!”凌嵩忍不住叹了口气,邵锋的情况,凌嵩无疑是受害同学们之中最清楚的那一个,“该死的狗熊,我发誓一定要废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