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jlbeNQGdWx"><td id="lxbtizmand"><summary id="qpaowz"><dialog id="XUCPLKE"><col id="umhgsal"></col></dialog></summary></td></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PART 1
    “定窑花卉梅瓶,钧窑盘,官窑花口盘,龙泉窑魂瓶……这、这是……青花鬼谷下山罐!天呐,那是——!”

     甘愿泪流满面,这真是文艺穷三代,考古毁一生啊!

     上个月她刚闭关不久,Prfessr Zha就给她发了一封e-ail,是关于伦敦一场私人收藏陶瓷展信息。[四&库*书*小说网siksh]甘愿不屑地撇嘴,私人收藏,多一两件珍品,况且她没见过陶瓷也没几件,何必大费周折从朴茨茅斯赶去伦敦呢。眼下这个巡回展览到了家门口,甘愿却又傲娇了,连朴茨茅斯这种小城市都来巡展,可见这个展览一定没啥好东西。

     于是她抱着“顺便出门散散步,晒晒太阳吧”傲娇态度出了门。如今真是悔、不、当、初、啊!别说是三观,连她那要完工论文都要被颠覆了!

     全球七十九件汝窑瓷器中,除国内留存四十四件外,其余分布各国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手中,而她如果没有数错话,这里竟然就有二十余件之多!

     她单手扶墙,颤颤地抖开她攥手里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宣传单,没想到这个把散落世界各地天价瓷器一一买下来并且全球巡展不知名收藏家还是她同胞呢!真是个根正苗红爱国楷模啊!甘愿很大方地脑海里给他勾勒了一副国字脸卧蚕眉龙睛虎眼正义模样。

     立好三脚架,扭开镜头盖,屈膝对焦……她指尖刚按下门,随之而来却不是那清晰一声“咔嚓”,而是急促警铃声,“零零零零零……”

     警铃大响引得看展览人都惊慌地四下张望,甘愿也怔那里一头雾水,莫非她门键连接到了警报器上?

     不过那一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黑衣保镖,就让她幡然醒悟了,考古啊陶瓷啊……真是害死人了!

     夹起相机撒脚就跑,以他精明严谨作风,所有安全出口必定是走不通,那么唯一希望只有……

     推开女洗手间里杂物间,利索地踩上拖地水桶,推开跳窗,费力地把自己还算娇小上半身挤出去……然后,她就听见了一个再熟悉不过声音:

     “你以为一招鲜,吃遍天?”

     甘愿顿时就僵化了,颤颤巍巍地抬头,对上一张正勾着冷笑英俊脸庞。

     “嗨,小姑妈。”英俊年轻男人,轻声向她打招呼。

     “嗨……”她舔了下干涩嘴唇开口,虽然尴尬,但如果不开口,应该会尴尬吧。 “这么巧啊……你也来看展览啊?这个展览里面东西确实很不错呢……”

     “多谢夸奖。”顾双城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见她一脸茫然傻瓜相好心地给她理了一下逻辑,“因为这个展览馆里面东西,都是我。”他说着微眯了一下双眼,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也包括你。”

     “……”很显然,后一句话杀伤力很大,她赶紧扭动身躯向外挣扎,妄图扭转逆境,“我马上就可以出来了!嘿咻嘿咻……”

     “你觉得我开这个展览就是为了让你来做逃生训练么?”顾双城笑容不改,越发灿烂。

     “……”她立刻呆掉了,她就知道,宅到生霉都不应该出门晒太阳!

     看她懊恼得一脸痛心疾首,他挑了下眉头,“哟,干嘛那么不情不愿,像我是要绑架你一样……”

     “难道不是!”她愤愤地看去,只怪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如今沦为阶下囚,难不成还要她承认是心甘情愿?!

     他显得格外开明大度,“哎呀,那可不行,你可是我小姑妈呢,我怎么能逼你呢……”他说着轻咳了一声,站一旁李特助轻拍了一下手,未等片刻,就有人小心翼翼地捧出一只元青花递到他面前。他微蹙了一下眉头,李特助赶忙递上崭白手套,他慢慢套上手套,才接过东西,冲着悬半空中某人摇了摇,“小姑妈,你看……要不你下来,要不它下去,这样就是公平交易,不算强迫了吧!”

     “……”甘愿抽搐了一下,他应该……开玩笑吧?这可是元青花呢!

     看她表情略有怀疑,他勾起一抹笑,指尖一松……

     “哐——当——!”

     她下意识闭眼,再睁开时,只见一地碎片,连带着她心都成了碎渣渣,无力捧起。

     正当时某人已经又接过一只哥窑圆盘,冲她含情一笑。

     “哐——当——!”

     “你——!”这下连碎渣渣都没了,满地是泪。两年不见,他顾二爷变态程度只增不减,还是呈平方式递增啊!

     倔强小姑妈依旧没松口,变态二侄子就不高兴了,眉头一皱一只汝窑圆洗立刻被敬献了上来。

     小姑妈目瞪口呆,二侄子洋洋得意,“我真是糊涂了,怎么忘了这些灰不溜秋才是小姑妈爱呢……”

     “这……才不是灰不溜秋呢……”她咬牙切齿挤出一句话来。

     顾双城随意翻转了一圈手中淡天青色圆洗,故作吃惊,“咦,不是么?我记得汝窑是香灰胎啊,那看来得要敲开检验一下了啊……”

     他抬起手臂,修长指尖微动,暖色斜曛润泽釉面上折射出一道莹亮光晕。

     “顾双城——算你狠!”

     ****

     加长幻影转进一条小巷,便停了下来,车内隔屏落下,坐副驾驶李特助转过脸为难地说,“二少爷,前面开不进去了。”

     “哼,早就说了开不进去。”甘愿斜了他一眼,看着顾二爷吃瘪,她有种小人得志窃喜感。

     落下车窗,顾双城向外瞥了一眼,满眼黑棕色皮肤,不禁皱起了眉头,“你住这是哪?”

     “ghett”甘愿忍着笑开门下车,看着洁癖顾二爷黑了半截脸伸手做了个请动作。

     “呐,这间公寓一共三层,住六户,我住一楼B。”她引路走进院子,拾起暴力邮递丢门口信,一边拿出钥匙打开公共大门。

     楼梯上摇晃着走下二楼酒鬼邻居Fred,看见甘愿笑热情地打招呼,“hey,ski!”一转脸,就看见铁着一张脸等李特助擦干净门框才小心翼翼侧身走进来顾双城,想也没想迈步上前,“y st be her byfriend!haha~”他黑乎乎手掌爽朗顾二爷笔挺西装上重重了拍了几下,嘴里飘散出大麻和酒精混合气息,顾双城简直可以清晰看见他牙缝里还卡着几丝培根肉!

     “he is y by,nt y byfriend”甘愿一边开房门,一边笑着回道。

     “h, gd!”Fred惊呼一声,大手下移顾双城紧俏有型臀部上捏了一把,对甘愿贼笑了一声,“I like yr by”

     没等某人从僵化中回过神来发飙,Fred幸运推门而出,顾双城从牙缝里狠狠地挤出几个字,“你就住这种地方和这种人做邻居?!”

     甘愿耸肩作无所谓状,心中暗爽某人被揩油窘态,“s hat? he is gay,I’ s safe”

     尾音未收,她下巴就被狠狠捏住,霸道地扭了过去,额头抵上他俊挺鼻尖,眼前是唇线明晰薄唇,气息呵她睫毛上,一点点暖暖地痒到了心窝里,想挠却挠不着。

     他话一字一顿掷地有声,“你大概没搞清楚,不是奶奶要我来抓你。抓你人,只是我。”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那果真是判断失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