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避风前
    “小彭,看什么呢,这么入迷?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

     这时,一道颇为好听的女声从我身后传来。

     我扭头一看,是北方娱乐报的美女记者夏琳,手里拿着一台单反相机朝着我走了过来。

     要说这夏琳,可是个御姐,都29岁了,还单身着呢。

     她戴着一幅乌金边眼镜,双目炯炯有神,黑长直的及腰秀发用一根粉色发带扎了起来,上面还有一个可爱的hello kitty玩具,浑身散发着成熟知性的美,而又透出一丝俏皮。

     “哇塞,这不是大美女琳姐啊?怎么还没去哈密的营地?记者组的不是早上都去了吗?”

     看着夏琳高挑丰盈的身姿,我眉毛一挑,调笑着问道。

     “哎呦~~,你还能夸我呢,少见啊!姐还不是为了工作,趁着车手们比完赛赶紧采访下,要不到了哈密哪还有我的机会呢?”

     夏琳小嘴一撇,旋即解释了出来。

     “琳姐,小弟佩服啊!不亏是连续三届获得环塔拉力赛优秀志愿者称号的第一美女记者!”

     我冲着她竖起大拇指,以示称赞。

     这御姐立刻笑的合不拢嘴,摆了摆手,“哪有嘛,鲁迅先生说的好,我只不过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工作上而已。”

     嘿,把自个当天才了哎,瞧我这一句话给她膨胀的。

     “鲁迅先生还有一句名言说得好啊...”

     我面容变得严肃,卖了个关子。

     “什么?”

     “...我没说过这句话。”

     夏琳呆愣三秒,旋即眼睛笑的弯成了月牙,“噗嗤~~~,去你的!”。

     她笑着抬眼望了望前方,视线越过了我,小嘴突然张成了O型,白皙的手指指向一个地方。

     “是韩智炫哎!小彭啊,有空再聊,姐先忙去了。”

     不等我说话,这御姐就小跑着追着采访韩智炫去了。

     我靠!

     真是日了哈士奇了!

     检车点那韩智炫刚刚下车,一群恐龙级的妹子立刻又围了上去,其中还有不少漂亮的参赛女车手,甚至还有女志愿者。

     我就不明白了,这韩国欧巴到底哪里帅了?这么有女人缘,从小女生到老御姐,貌似没有不喜欢的。

     他不就是五官立体了点,身材好了点,穿衣服花样多了点吗?我看着韩智炫还没我高呢!

     怎么哥们就没有这么多女生围着呢?

     我心里思考着这个可能涉及到基因,细胞,DNA甚至物种起源的深奥问题回到了秘书处,才到门口就见维妮这小丫头风风火火的走了出来。

     差点又和我撞上!

     “呀,真扫兴!又碰到你了......你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维妮又想和我斗嘴,但看着我的脸色不对,疑惑的问道。

     “你别告诉我,你也急着去找韩智炫要签名合影?”

     我正在考虑那个深奥的问题,猛然见到她的样子,瞬间紧皱眉头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维妮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难道你也喜欢韩智炫吗?”。

     shit!

     我就知道。

     “去吧去吧,注意安全,小心别被踩死了。”

     我情绪有些低落,挥了挥手,善意的提醒道。

     “嘿嘿,桑当了吧?我是骗你的!我不喜欢那种奶油小僧!我是接到了哈密大本营的紧急通知,黄风就要来了,要我们赶紧赶到100公里外的湖盆避风!”

     维妮狡黠的一笑,颇有种奸计得逞的胜利感,然后笑着告诉我道。

     这丫头敢骗我?胆肥了啊!

     再瞧她笑的,跟捡了100块钱似的,跟我斗嘴占个上风就这么高兴?

     不过听了她的话我心里也蛮高兴。

     “小妞,我看你是欠收拾了!”

     我佯装要上去抓她,但这丫头一个激灵,娇笑着跑了。

     算了,等我收拾好东西在调。教她不迟。

     ......

     下午18:30左右,天色已经渐渐变得黑了起来,西南方极远处那阴沉的黑色天象距离我们这里的营地已经很近了,遍天都是乌云密布的。

     原来那就是黄风的迹象,看那强烈程度,至少也得有8级。

     因为五彩湾一片地方都在塔里木盆地范围内,而塔克拉玛干沙漠又在塔里木盆地中心,所以经常有狂猛的沙尘暴和黄风从沙漠戈壁跨越万里吹到这里,使得这里的黄风很是危险。

     呜呜呜——

     营地周围刮得风越来越大,尘土飞扬,天地间好似只剩了呼啸的狂风。

     今天我们18点钟就吃完了晚饭,比平时早了差不多2个小时,因为新疆在祖国大西北,是全国太阳落山最晚的地方,夏天晚上21点左右才会落山。

     相应的饭点也和南北方不同,早午晚饭都晚两个小时,我来了西部二三天才适应。

     “小彭,东西都收拾好了跟我去车检点,那还有事。”

     当我抱着最后一筐设备放进了卡车,回到秘书处准备休息一下时,营地副队长万继斌走了过来,冷着张脸对我说了声,然后转身就走了。

     临走前还颇为装。逼的甩了下屎黄色的头发。

     妈的,又是这孙子,也不知道我怎么得罪了他,最近3天总是针对我,仗着自己有个职位就给我使绊子。

     平时有个什么脏活累活就往我这递,我没事的时候还要给我加活添事,我可是秘书处的志愿者啊,不是后勤的员工。

     而且昨天开饭前我吃个水果,马上拿手里了,他也要先抢过去,搞得我很是无语。

     可偏偏他坑我这些事还都不好说出口,因为他每次给我找麻烦看似都是小事,而且时机都恰到好处,别的部门的志愿者都在忙,我们秘书处闲着,而我又是秘书处里唯一的男性,自然我得去。

     不去,显得我这个志愿者太懒散,不称职,做完本职工作就完了,不团结别的部门;去了,我他妈做的活是最累最重的,每次都汗流浃背,一身的臭气,白天西部气温多高,经常大太阳地里搬东西挪东西,真叫我有苦不迭啊。

     况且人家后勤的员工还有工资呢,我一个志愿者纯属义务服务,没薪水的。

     搞得维妮那丫头每次看见我都大肆嘲笑我,说我累的像条狗。

     八成万继斌这孙子是每次都把最累的活留给我了。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别说我堂堂一个八尺男儿了!

     今儿丫的要是在给哥们找麻烦,哥们当场就揍他!

     我心中一团怒火,放了设备,气势汹汹的朝着车检点走去,想看看这孙子又要玩什么花样。

     老远,风中,我眯着眼就看见不少人在那围着,而车检点那些昂贵的越野车居然还没有启动或者装进货车。

     不会是叫我装这些赛车吧?

     我看着一辆辆有吨重的赛车,心中的火气猛然蹿起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