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jlbeNQGdWx"><td id="lxbtizmand"><summary id="qpaowz"><dialog id="XUCPLKE"><col id="umhgsal"></col></dialog></summary></td></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CH.23
    简陋的山寨里,身形高大的boss手拿铁锤用力往地上一砸,地面剧烈地震了震。队里大多是新人,不知道怎么对付boss,五人手忙脚乱地放着技能,还有人好几次将技能打空。

     其中一个粉衣侠客偷空跟青青子衿说:“子衿,刚才系统通报的那个唐衍之是不是你说的朋友?我看到世界频道好多人在讨论他,昨天拿了百花迷宫首杀的好像也是他,他可真厉害啊。”提到唐衍之的名字,女子双眼放光,非常激动。

     青青子衿,也就是韩之新郁闷地关了好友频道,他发了几条私聊过去都石沉大海,再一看对方已经下线了。“我也不清楚,本来想问问他的,可是他现在不在线。”

     粉衣侠客狡黠地眨眨眼,“要是你朋友真是那位大神,记得介绍给我认识哟。”

     看到女子恬笑怡然的面孔,青青子衿的心脏忽地漏了一拍,他提着剑朝boss砍了过去,一边闷声说:“好。”

     “这是怎么回事?”骑士家族的副帮主傲世风云冷着脸看向微微凉几人。

     微微凉抿着唇不说话,七夜只好站出来说:“我们在云森之林遇到唐衍之他们在打boss,我们刚走过去,他们就主动让出boss。结果我们打完才发现boss的仇恨不在我们这,到头来竟是白给他们打工了,我们气不过,所以就……”之后被人灭团的事,七夜没脸说出来。

     就算他不说,傲世风云从他们的表情也能猜出来,他眸子微冷的讽笑道:“所以你们将近四十个人还打不过他们九个人?你们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骑士家族精英团的吗!”

     微微凉一时难堪至极,又不得不承认唐衍之的实力,硬是憋着一口气说:“那个唐衍之是个高手,他身边的几个人也是实力不凡,是我估算错了他们的实力。”

     一旁的某个高层听到唐衍之的名字时皱了皱眉,“你们说的唐衍之是昨天拿了百花迷宫副本首杀的那个?”

     傲世风云寻思道:“我不是让下面去联系他们吗?他们怎么说。”

     “四海发了好友申请过去,但是他没同意,后来还设置了拒绝陌生人添加好友,我们没法联系上他。其余几个有的没能联系上,能联系上的那几个都没要加入我们帮会的意思。我问了混入其他几个帮会的探子,他们都说唐衍之等人没有加入他们帮会,看样子他们几个还没打算加入帮会。”

     一想到他们被逼无奈的去念白那里高价购买副本攻略,高层心里不免有些膈应。

     “既然如此,那就将他们拉入黑名单。”傲世风云根本没将唐衍之等人放在心上,他讥笑道:“游戏里散人高手多的是,到头来不是泯灭众人中,就是被大帮会吸收进去,最后混出名声的能有几个?就凭他们还敢跟大帮会作对……嗤!我倒想看看他们还能翻出什么浪花。”

     傲世风云这般笃定也是有一定原因的,在他们看来只有加入帮会才能获得更多资源,不管是副本首杀还是野外boss,以往哪一个不是被大公会瓜分走的,这两次不过是唐衍之他们走运罢了,接下来哪还容得了他们继续张狂下去。

     想卖攻略起家?呵!

     他们几个大帮会又岂是几个游戏散人能够拿捏的,只是因为游戏初期大家都忙着帮会建设,没空腾出时间教训他们罢了,等过一段时间有他们好受。

     晚上唐衍之到十点才上线,上线的地点依然是在上次的树桩附近。

     魑魅魍魉四人加上流火沧澜很自觉地站在树桩上练习轻功,看他们走位,倒学得有模有样的,看样子过不了几天就可以开始学大轻功了。

     顾弋捏着朱雀给他喂米粒,见唐衍之上线,立即将朱雀丢回坐骑栏,凑上来,关心道:“怎么这么晚才上线?”

     “有点事。”唐衍之面色淡淡道。

     “对了,明天我跟魑魅魍魉几人可能没办法上游戏。”想到明天一整天都见不到唐衍之,顾弋幽怨的叹气,“后天开学,明天要返校,在飞船上没有网络,上不了游戏。”

     唐衍之挺意外的,“你还是学生?”

     “嗯,下学期大四,你呢?什么时候开学?”顾弋问道。

     “我没上学。”唐衍之垂下眼帘,右手轻轻抚过千机匣,动作轻柔得像对待贵重的珍品那般。

     闻言,顾弋的心脏狠狠地抽疼了一下,他以为唐衍之只是家境不好而已,没想到竟然到了连学都上不起的程度。当然他没往唐衍之是孤儿的方向去想,因为福利院出来的能考上大学的学生都是免学费的,每个月还有补贴可以拿,一直到大五顺利毕业。所以得知唐衍之不能上线,顾弋不由得脑补了各种可能。

     是家里出了事故?

     还是因为自己身体原因?

     他不敢想象,眼前这个才刚满十八岁的少年曾遭遇了怎样的不幸。

     顾弋缓了缓心里翻涌的情绪,他艰涩的开口道:“为什么不上学?”

     唐衍之面色平静道:“出了一点事,打算明年再考一次。”

     听到这话,顾弋暂时放下心,他故作轻松道:“要不考华夏综合学院?”如今大学是五年制的,大五一整年是实习期,要是衍之考过来的话他还能留在学校里陪他一年。

     唐衍之印象中记得原主也是准备考这一所学校,可惜连志愿来不及填就去了,若是早知能在游戏里赚钱,当时就应该填了志愿才对的。

     “再说吧。”过了会,唐衍之道。

     这时起风了,清风徐徐,带着一丝凉意,周围的树叶发出“唦唦唦”的响声,依稀间仿佛听到远远近近传来虫鸣鸟叫声。

     如此宁静安详的傍晚,让人忍不住产生一种想永远留在此处的错觉。

     夕阳在大山落下,天空一角还残留着淡红色的晚霞。

     唐衍之这时候说:“我有事,先走一步。”

     顾弋能感觉出唐衍之不想让他跟着,于是挑唇一笑,“好,再见。”

     走出云深之林,外围仍有不少玩家在刷怪,见有人从森林出来,一个个好奇地伸长了脖子去看是谁。下午看到系统通报,有人拿下boss首杀,众人震惊得无法言语,那九个人不就是被他们嘲笑找死的那些人吗?当时还有人想要闯进深林看热闹,可惜还没走多远就被小怪送回复活点了,这会看到唐衍之出来,个个激动得恨不得上去膜拜大神。

     “大神大神,能加个好友吗?”俏皮可爱的女唐门上去搭讪。

     唐衍之微微笑道:“可以。”

     “真的?!”女唐门乐得在原地蹦跳了两下,“大神大神你叫什么?”

     “唐衍之。”报出名字,唐衍之看了眼犹豫着要不要凑上来搭讪的人群,转身迅速离开。

     一些又想凑上来搭讪又不好意思过来的人见唐衍之走远,懊恼极了,转身去跟刚才与唐衍之说话的女唐门套话。

     女唐门刚输入唐衍之的名字,立刻弹出【对方拒接添加陌生人为好友】的对话,顿时郁闷不已,“大神太狡猾了。”

     此时苍梧镇已经笼罩在夜幕之中,唐衍之如魅影一般嗖的一下跳上阁楼,身影顿时消失在柱子后。

     阁楼的对面就是苍梧镇最大的客栈,悦来客栈。

     天渐渐暗了下来,还有十五分钟才到子时。

     街道只有零零几个行走匆忙的玩家,npc们安安静静的待在家里,隐约可以看到从每家每户那蒙上纱布的窗户里透出的朦胧灯光。

     唐衍之的身影被柱子遮掩住,微微侧头仔细盯着从客栈走过的玩家,身为刺客的他从来不缺乏耐心。

     倒计时五分钟、三分钟、一分钟……

     来了!一个蓝衣侠客施施然走进客栈。

     过了会,估算对方已经到了五号房,唐衍之踏着栏杆无声无息跳到客栈屋顶,凝神静听。

     此时五号房内,年轻俊美的侠客不安地踱来踱去,嘴里还念叨着:“怎么还没来?难道他没看到那张纸?不会吧……哎!阿丰呀阿丰,你儿子怎么这么迟钝啊……”

     唐衍之这下确定,这人是原主父亲的朋友,还很可能是那位“方叔叔”口中所说的唐丰那几个朋友之一。

     悄无声息地从屋顶滑落,推开窗户,唐衍之大大方方地跳了进来,将人吓了一跳。

     “你你你……”男子惊慌不已。

     “……我是唐衍。”唐衍之略有些无语,这人真是唐丰的朋友?怎么如此胆小。

     “呼……吓死我了,还以为被发现了。”男子摸摸心口后怕道。

     “你是父亲的朋友?”唐衍之好整以暇的在男子对面坐下。

     “你都知道了?!”男子有些吃惊道。

     唐衍之摇摇头,“只是昨天有人向我问过你。”

     “你没相信他们吧?那肯定是唐家派来的人,你可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男子急忙说道。

     “他不可信的话,你又要如何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唐衍之反问道。

     “哎!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不可爱,我记得你小时候胖乎乎的可好玩了。”男子瞪眼道。

     唐衍之但笑不语。

     男子忽然长叹了一声,情绪低沉下来,“你比你父母聪明,要是他们能再谨慎一点的话,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我父母的死不是意外?”或许是有过这样的猜测,唐衍之并不惊讶,语气略有些轻描淡写,就好像讨论一个与他毫无关系的人。

     男子苦笑一声,“我不知道,这一切只是我的怀疑而已。”男子不等唐衍之回话,自顾自地说下去,“阿丰去矿石星之前给我留了一张记忆芯片,他没说是什么,只让我保管好,然后没过几天我就收到了他跟谢婉的死讯。”

     说到这,男子顿了顿,语气变得沉重起来,眼里飞快闪过一丝恨意,“老实说我真不想去怀疑这是唐家人做的,一百多条人命啊,而且阿丰还是他的亲弟弟,他怎么能这么狠心……可是很多线索都证明唐兆有问题。因为在我接受这个噩耗后赶到你们家时,你已经被唐兆接去唐家。刚开始我一直想方设法联系你,可是你几乎没出过门,再加上当时发现有人时刻在监视着我,我怕一旦联系上你,你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才等到现在。这几年监视我的人慢慢撤去,我以为他们已经放弃了,得知你从唐家出来,本来准备去找你的,可严暮发现你住的地方附近的摄像头都被改动过。”

     听到这,唐衍之打断了他的话,“你是说他们一直在利用摄像头监视着我?!”